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表演,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

编剧宋方金“卧底”横店带回一线实录

2017-03-07 17:30:02 来源:影视独舌

演员也是这样,好演员有两种,一种是特别挂相的,一眼望去,绝非凡类,这种人特别适合做演员兼明星。在我看来,演员是演员,明星是明星。这是两个物种。
  年前。有次雾霾红色预警。一位兄长约我到南方转转。我就去了。到了以后,兄长觉得我是影视界的人,安排我住在横店附近一个小镇上的五星级酒店里。这个五星酒店一看就是五星级,但再看,细节上还达不到五星级。大则大矣,细则不细。很像中国虚张声势的影视界。然后我的兄长就忙去了。他以为我在这儿会有很多朋友。但其实我是第一次到横店。人生地不熟。因为我基本上没写过跟古代沾边儿的戏。

  我一个人到大堂里喝咖啡,发现这个酒店也住着一些演员。人在某个行业里久了,就会挂相。比如,戏曲演员,基本上你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的眉宇中有一些韵味。还有一些人常年在外漂泊,总是住酒店,他的气质里就会有一种酒店气质。

  演员也是这样,好演员有两种,一种是特别挂相的,一眼望去,绝非凡类,这种人特别适合做演员兼明星。在我看来,演员是演员,明星是明星。这是两个物种。但这里边也有两栖类生物,可以演员明星一肩挑,这样的演员到了一定高度,可以成为表演艺术家。当然,这是凤毛麟角了。还有一类演员,不挂相,生活中非常普通平凡,但一到舞台上就光芒四射。这一类演员成不了明星,明星这个站台不为他停留,他是直接开往表演艺术家车站的。

  那天我注意到一个人在喝咖啡,我一眼就发现他是演员。他五十多岁,浓眉大眼,目光有神。我再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发现我看过他演的很多戏。是一位实力派演员。我就过去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很意外,他知道我,他看过我一些批评行业的文章和演讲。我要了一瓶酒,说您是前辈,不知道可不可以多聊会儿。他说我请你,多聊会儿就多聊会儿。

  下边就是我们俩的聊天。有些生活化的就删了,涉及到行业的就保留下来了。有删减,没有加工。全程照录,以此演员前辈的话,对当下的行业做个存照。因为涉及到当下太多敏感的人物和戏,故隐其名。

  一个IP演员问:你觉得我是在抢钱吗?

《孤芳不自赏》剧照

  宋:替身这个事儿很有意思,因为当今的影视现象都集中表现在这件事上,比如说,演员不来现场什么的,以前是不可能的。

  演员:对,以前拍戏。陈宝国,陈道明,王志文,孙红雷,冯远征,何冰,等等等等,这些人都没替身,就没这么个说法。而且演员没有不背台词的,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这个职业必须这样做。台词也不背,光赚钱?不可能。现在就不一样了。我现在拍m戏的时候,男一号女一号都有替身,包括我也有替身。为什么呢?一个是因为牵扯特殊的武打动作,另外一个牵涉到时间的问题。男一签的是全程,他一天55.6万。

  宋:他的薪酬是按天算?

  演员:不是,他是六千多万,平均下来,一天就是这个数。他是全程,没有办法,A、B、C组,我们分3个组来拍,他是串不开的。这个我们都可以理解,问题是现在有的时候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就是能不用替身也要用。就像昨天我拍个一个戏,十天,拍了三天就不拍我了。为什么呢?就是为了钱。他们就是觉得我要的钱多了,其实我也不贵。为了省一点钱,他们就找一个替身。替身一天三百两百就解决了。然后他们把我的戏,所有的戏集中在一天,我对的就是空气、副导演。我摔一个人,本来应该摔的是男一号,结果摔的就是一个假的沙袋。就没法演。一个演员跟对手演戏,他通过对手的语言、表情,和人物的情感,会给你产生一种相对应的东西,我却没有。我对的就是空气,我没感觉,你说我怎么演这个戏啊?

  所以我觉得这种现象是一种特别不好的现象。当然现在市场规律是:我们要卖这个演员,这个演员有影响力,电视台就要买他,我们需要他,那来吧。就像我们说的这些IP演员,男女一号给很短的时间,不管有多少戏。首先一点是肯定的,你的心都踏实不下来,你怎么来塑造这个人物形象?

  我认为就是一种“抢钱”。有次一个IP演员他还问了我一句:你觉得我是在抢钱吗?我说:你抢不抢钱,我怎么知道啊?老板愿意给你钱,那跟我也没关系。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宋:老师,您拍戏很多年了,你印象中有的话,你感觉替身这个事是从哪一年开始的?

  演员:也就是这三四年吧。我都有替身了。

  宋:你的替身是动作替身?

杨洋也被曝过用替身

  演员:是动作替身。文戏我是没有的。但是男女一号都有文戏替身。比如,我跟I演员演对手戏,整个拍完一部戏就没见过几次面。那天拍戏的时候我还说,我不认识我的对手戏演员啊。终于一次见面后,我说,咱俩终于见面了。为啥?我看不到他。永远是A组,他是主戏;B组替身;C组替身,永远都是这样。

  宋:他是怎么说的?

  演员:他说,是啊,我也没见到你喽。见不着,互相都看不见。

  宋:那么就是说,有一个替身替他跟你反应,或者说,念他的词,不带景别,先拍你,最后再切他的戏?还是这个替身会用他一部分?

  演员:会用他。比如说,我俩在谈话,我在跟你在聊。就像这次拍x戏。我从青海回来,剧组说你16号到,我造型到下半夜一点,看看剧本看到三点,早晨六点半化妆,我一到现场,全是我跟s演员的戏,因为我是皇上,主演全是替身。我说,导演,演员没来?他说,演员在A组。我说,噢,知道了。

  接下来,全景,横拍什么的。拍完以后,我对着的这个人就是替身。但是我觉得这个替身还是蛮敬业的,我当时跟他说了一句话:你好好演,虽然没有你的正面,但是你也是在跟我表演,在交流,你一定要锻炼自己,虽然你没有正面,但是你也演的是一个男一号。

  宋:只有他的背影什么的用的是替身?

  演员:全景也是。你想,一个男一号,没有时间,全景,中景、近景,带关系的,基本上全是替身。拍他的时候就是这一个脸,近景正面是他。我也有替身。因为我是论时间算的,今天你给我多少钱我来,我拍5天或者是8天,然后我来不了也是替身演我。

  以前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以前是你到这个剧组来拍,任何演员你必须都在,带你关系就是带你关系,你得站在那儿。包括台词。这一点我挺佩服陈宝国、陈道明、张国立、冯远征、吴刚、陈晓艺、蒋雯丽那一拨演员的,台词特别好,而且背得咔咔的。现在很多连台词都不背了。

  宋:不背怎么演啊?

  演员:别人提啊。提词。别人说一句,他说一句;别人说一句,他说一句,现在不是一个个例,大部分年轻演员都这样。当然,老一辈偶尔也有,g演员,2005年我跟他拍了一部戏,那时候没有替身。他下飞机,大家都等着他,那是我跟他拍的第一天戏,我是一直在等他。终于来了。来了以后,开拍。他说一句,底下那个助理说一句,我也觉得很奇怪,导演没吱声,总是说,来,再走一遍,走了十一遍,最后这个演员走的过程中背下来了。导演的意思就是要他背下来。那时候不允许不背台词。你不背,导演会想办法控制。现在这种现象太正常了。

  那次我和s演员拍了一场戏,一场催泪的感情戏,这是一场很有感情的戏,我每次演都很有情感,说完以后,但他简单的几句词都背不下来。我演了很多次,每次眼泪都下来,因为我演的这个人要死了,最后的托付,我给他反应,他没用,他说了两句就停了,他一停,我就得重新酝酿情感再来。但再来,再来还是给他这个反应,他又不行了。后来我崩溃了,我说这样吧,你提词吧,我没眼泪给你反应了。你说,这演员背不下来该怎么办啊?副导演提吧。副导演说一句,s演员跟一句。观众是不知道的。包括现在有些演员同期声都提。

  宋:这怎么提啊?

  演员:提词完了以后,后期去处理。他们什么招儿都有。

  宋:就是说,在最近几年您拍过的这些戏里,这些男女一号基本上没有能背下词来的?

  演员:有。老演员能背下来,陈宝国就能背下来。一遍不行,然后说,对不起,错了,我再来。然而现在有很多不背的。

  宋:宝国老师属于老一辈的,年轻一辈没有能背下来的吗?

  演员:基本上背的都少。多数不背。我们那些年拍戏,都是提前多少天到剧组读剧本;读完剧本,然后导演阐述;导演阐述完了以后,大家都认识了,比如你演什么、我演什么,你对故事是有一个了解的,人物关系等各方面,你都可以掌握了,然后再去看剧本。最后你会一个意识,你意识你是在一个创作的氛围当中。

  现在是什么呢?有很多演员,一边在这边干这件事,又去那边干那个事,心根本就不在这儿。让他们在一个剧组里全身心去演一个人物,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来了以后,就说,来吧,拍。就是一个脸。

  比如说f戏,我戏不多。这个导演我很熟,我去拍戏,基本上全是替身。我去的时候,跟男一号拍了一场戏。这个男一号还算认真的,这场戏我拍了四遍,为什么呢?他演不过我,他自己过不去,生气。因为我在心里想的是,我必须把你PK下去。我演戏都准备得特别充分。但是他就不行了,他的时间就是这样。他的时间就是签了六十来天,本来五个多月的戏,却只有两个月。所有的戏,你在这个组拍正身,别的组是替身,你这个组拍完以后,明天到这个组去拍你的特写。拍完以后,你再去那个组。5个多月的戏,你想演员只有两个月,能拍好吗?

  打个比方说,我演两百多场戏,我肯定是全程在那个组,我肯定要比别人好。比如在一个画面里,他演的是皮子活。他不会想我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他不会研究的。我就会。


  宋:明白。他没有时间,可能能力也有限。

  演员:这和什么有关系呢?有时候我觉得我们老一辈演员,他要接戏。这部戏接完了,对这个剧本有什么要求,都得有自己见解的。但是现在他们全都没有,所以我说的那句话就对了,是“皮子活”。完全是一张脸,技术性的,导演说,你这个地方怎么怎么演,全这样。N演员就是这样。因为有一天我和一个小女孩,她的替身,吃中午饭的时候在一起。我说,你是干嘛的?她说我是N的替身。我说,噢,你很幸运。她说,为什么?我说,你一定要认认真真地把台词背下来,你就等于演她,虽然你没有正面,但你一定要全身心地投入,你想想有多少人想演这个,演不到。这部戏拍完了,到下部戏,给你正脸,你一样可以会,道理是一样的。

  宋:对。

  演员:一样的。只不过你给的是侧脸嘛。我说,你一定要背台词,一定要看,把剧本研究透了,为什么要这样。这样你自己就有提高。n全都是大特写,为什么呢?她必须得避开那些东西嘛。

  一场戏有三十多个人演,全是替身
 
  宋:像这些替身,都是哪里来的呢?也是学表演的吗?

  演员:都是学表演的。在剧组是跟组的,一个月四五千块钱。跟组时,找一个形象、胖瘦、感觉都差不多的来演。便宜嘛。

  宋:外界传说有些男女一号在剧组里只见了十几天,据你了解有这现象吗?

  演员:这个事我不是很清楚,我觉得十几天有点夸张。有一部戏,男女一号见面的时间确实很短。只能说很短。副导演说,没办法嘛,他俩就签了这么长时间。老板就喜欢他们,卖就卖他们。大几千万,上亿的也有。我不是瞎说的,一个副导演跟我这样聊的。我说,我没看到过她啊?副导演说你看不到,她主要的戏是跟男一号演表情包,像我们跟她有戏的,全是替身。

  以前演戏真不是这样。任何演员都要自己来拍。那时候演戏的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你看看替身,跟看对手戏的真人完全不一样。演员互相之间应该有反应,有信念感。现在就没有。

  宋:在您以前演的这些大量戏里面,你感觉老中青三代演员,有明显的代际区分吗?有明显的区别吗?还是说大家都处在浮躁的阶段?

  演员:说实在话,老演员属于愤青,不服;年轻的演员牛x,我认为就是这样。我现在呢,属于什么状态呢?心态比较好。有的时候,有跟我一辈儿的演员跟我抱怨自己比对方演的好,我说,你错了,现在卖的不是你,卖的是人家,是有区别的。

  我们这些人心里是不舒服的。跟一些IP剧小鲜肉演员演的时候,心里会骂:演的是什么呀?在演戏的时候,我们在演,他们有时候也在看。我都是用心的。为什么呢?感觉别丢人啊。钱没有你拿得多,但是我不能在你面前丢人,我一定要跟你PK。实际上老演员心里不平衡就在这儿。小鲜肉拿那么多,演戏又不认真,老演员就是这种心理。

  更可怕的是,我们有一场戏有三十多个人演,全是替身。

  宋:全是替身?

  演员:是,三十多人全是替身。拍的是大全景。打的时候,是大全景,全部是替身,没有一个是正身。看不出来嘛。

  宋:实际上这是耸人听闻的事了。

  演员:这种事太多了,你比如说,有个IP剧,男一号只用半个月的时间,好几百场戏。来了,对着一个地方演。香港导演让他表演各种角度,各种表情,就是表情包演员。拍完表情就走人。半个月把几百场戏全拍完,该说的话全说完。不同的地方,比如,需要四五个环境,要不对着天拍,要不对着大树,要不对着个墙,把你拍完,剩下的全是替身。

  宋:就等于15天或者20天,把一部戏拍完了。

  演员:对。对演员来说,剧组你不是来找我吗,我没时间啊。剧组说,你给我多长时间?演员说,我给你20天。剧组说,ok,20天,我答应你了。20天,论天算嘛,便宜,为了省钱嘛。

  只要演员一来,就开始拍,全是这样。什么走路骑马,所有的全是替身。演员就用他一张脸。现在很多都是这样,不是个别的。所以这次拍m戏,这帮替身孩子全在剧组,签的是全程。他们就是因为摆不开嘛,你必须在这5个月之内,把几十集的戏拍完,分ABC三个组。我们以前拍戏没有分组,就一个组,现在是ABC组。为什么这样啊?是为了缩短时间,这个我觉得我还能理解。像另外一些现象就不理解了,比如直接对着空气说话……好几百场戏15天怎么能演的完?什么理解人物剧情什么的,都没有了,直接就是来吧,说白了,就是赚钱。你像,现在如果让老一辈演员来这么演戏,他们是不会去的,这些大腕不可能这样做的。但是这些小鲜肉都这么做。

  你看,让陈宝国演,让张国立演,他不会演的,他不会,演不了。再比如葛优,不可能这样的。你让这些小鲜肉演,都可以。

  宋:实际上如果这些演员非常认真,或者市场能给他一个好的环境的话,我觉得他们也会成长为不同的人。不一定非得是现在这种局面。

  演员:对呀。 现在不光是演员,导演很多也不认真。有时候一看剧本,我说,您为什么找我来演?他说,你甭管,你就管演就行,找你就是个形象,你往那一站演就行了。

  你面对这样一个导演,这样一个剧组,只能对付。你说演员为了赚钱,到了这样的剧组,还能怎样?只能是来了,拍吧,就这样。在现场听到的都是,过、过、过……没有要求。我们演员希望别人给我们要求。比如,导演说,演员老师你停,我觉得你这个应该怎么怎么样……现在这样的导演很少很少了。

  以前是导演中心制,现在是小鲜肉中心制

  宋:咱们说到导演了,你觉得你合作过的导演对替身是什么态度?是无所谓,还是无奈?还是觉得习以为常?

  演员:以前拍戏没替身。现在我拍戏,尤其是IP戏,全是替身。导演觉得很正常,IP剧好多都是香港导演。他们觉得很正常。他们经常是拍呀拍呀,然后说,演员老师你过来,你摆几个Pose,就OK了。然后就走了。他们也没感觉什么好与不好的。冯小刚、陈凯歌、张艺谋这些大导演我没合作过,我觉得他们拍戏是没有替身的吧。

  宋:这些有替身的演员,他们对替身的态度呢?

  演员:他们是无所谓,他们多舒服啊。你算算,一部戏小一个亿,他们在跟我演戏的时候,我感觉他们真不值。虽然我觉得他们不值,但是不能这样去看问题,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市场。

  宋:这些演IP剧的演员,这些小鲜肉,他们迟到早退现象严重吗?

  演员:严重。我不知道别人,但是你让我六点半到,我百分之百提前。这些小鲜肉演员,IP演员,只要他一到现场,就必须先拍他。别的演员得等。有一天有这样一个事,我在拍戏,我就差一个镜头就拍完了。S演员来了。有人跟我说他来了。我问啥意思?回答说,我们剧组有规定,只要他来,就得拍他。我说,我就剩一个镜头了,我今天就没事了,他有四场戏,我得等他两三个小时。答:那没办法。我说,OK,我就等着。

  现在所有剧组的运作,都以这些人为主。而且到现场拍,大伙经常都得等着。等什么呢?他在车里面呢。他在车里不下来。我说,为什么呢?旁人说,他困了,他要休息一会儿。他休息,我们这些人都在这等着。真的这样,我不骗你。

  这种现象不是他一个人,年轻演员基本都是这样。所以,剧组人都烦这些人。我说,烦也没有用。老板不烦就好了。你卖什么啊?从这点上,我心里也理解,但干嘛要找他啊?因为这个戏不找他,买家不要啊。怎么办啊?没办法。
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从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讲,赚这份钱了,就要做这件事。你觉得累了,就睡一会儿,那我们这些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等他一个人,我们不困吗?我们也困啊。

  宋:像导演对这些事都是不言语的吗?

  演员:不言语。为什么不说话?因为现在不是导演中心制。以前是导演中心制,现在是小鲜肉中心制。老板得围着演员转。非常不好。我现在心态挺好,你演你的,我演我的;我赚我的钱,你赚你的。

  宋:替身戏具体怎么拍呢?

  演员:你比如说拍大全景。拍我正面,镜头在对面,这个人是背的,我是正的。拍的时候,航拍,飞机哗就过来了。导演说,停,过了。为啥?因为他是背身。接着把所有航拍的大全景,在这一个环境里拍完,然后,再拉近,拍我的,我就说台词。就等于我一部戏,我得演好几回。如果正身在就不一样了。

  拍完后,导演说,来,拍你近景。就全是我的近景,因为全景拍完了。近景主角也全是替身,就没正身。我就是拍特别重要的跟主角的戏,也全是跟他们替身在一起。拍我的大特写,带他的一点边呀什么的,因为找的那个人形象、胖瘦跟正身很像。我不知道,以后这是不是一个方法。

  宋:我觉得现在已经成为一种方法了。我想呼吁暂时取消表演奖。因为,这种东西不是演员表演的。当年拍《霸王别姬》的时候,张国荣没有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最佳主角的评选,是因为他是配音的。国际电影节都有规定,别说替身了,声音都必须是自己的。这是很严格的,因为声音也是表演的一部分。更不用说现在有了替身,都不用演员演了。那么,这种表演奖还有什么意义呢?

  演员:对,你说的太有道理了。等于这部戏主演只演了三分之一。

  宋:对,只是一个表情,没有形体嘛。

  演员:表演大致分为语言和形体嘛。

  宋:形态神表,都得有。现在啥都没有了,光是一张脸。

  演员:光是一张脸,就像拍照片。如,导演说,你笑一点,演员笑了笑,导演马上说:过——。然后导演说,你侧一点。演员跟着机械迎合,全摆的是Pose。

  作为人物,我从那边走过来,再跟你聊,整个的心理状态和动作应该都是一致的。现在没有。导演只是指挥:你想笑一点,再大一点,你过了,再小一点……全是这样来拍的啊。

  演员演戏有时是一种心理上的东西,展示的是内心世界。内心到了,才能打动观众;然后通过语言、形体、表情,会感染观众,我们演戏全是这样,现在全变了。比如,导演说,来演这场戏,咱从头到尾地走,我特别喜欢这样,因为我是贯穿的,我这个人物的心理动作,全是准确的。现在一点准确性也没有。现在就是站在摆一个Pose。当然武打不一样,那是两回事。演文戏,因为你跟我对戏,你就是那个演员,我很相信你,我会很投入。如果我现在对着一个替身来演戏,虽然我会强迫自己信任这个替身,但是一个演员跟我来演,跟一个替身跟我来演,完全是两个概念。心理上感觉就不对。

  另外,给你的刺激也不一样。演戏不是自己演,是对方给你的一种情感上的刺激,你反应出来才是准确的。替身本身就是跟组的,他的台词可以说出来,但是情绪不对呀。那演员就得楞接,等于跟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在演戏。对方说的好与不好,刺激没刺激到我,我都得演。

  宋:对,就像你说的。跟狗啃骨头一样。

  演员:比如说,咱俩,我把你背起来,啪,摔在地上,你肯定会很生气,火气就上来了。现在面对的整个就是一个死人,一个假人,啪,把人摔在那儿,一点表情、感觉都没有,一点刺激都不给我——我在那里演,多难受啊?

  宋:甚至有些滑稽。

  演员:所以我就演不下去。心里说,该怎么演啊?有时候我面对五六个人跟我说话,都是一个人的声音,而且这个人的台词又不准确。

  宋:你指的是这五六个人都是替身?

  演员:对。我要面对五六个人说话,但是只有一个副导演在跟我对台词,我自己表演的时候,他先说好,这个是谁,另一个是谁……那五六个人全不在,说话的人只要一个副导演,我对的全是空气。

  有次那个副导演台词不行,还是南方人,台词就不准确。他在那儿说:谁说了什么什么……然后指挥我说,看这儿,看哪儿——

  当时我情绪激动。我说,你别给我搭台词,找个会说话的跟我搭台词,你的情感都不对,我怎么演?如果全是演员,大家在一起对戏,那我的感觉是准确的啊。我当时说,我演不了,我不演了。

  宋:然后,他们是怎么说的?

  演员:老板也没办法,演员都不在。就做我的工作,为了省钱呗。他们想的不是在艺术上怎么样,他们想的是如何省钱,如何卖出去。

  所以我觉得目前我们的市场是非常不健全的。有时还在拍片子,我问这个片子以后怎么弄啊?回答:早卖了。这是很不正常的一个现象:烂片子还没拍完,为什么就能卖出去呢?买方还没看片子,为什么就要买呢?

  宋:就是因为看到片子里有那么两个或三个小鲜肉。

  演员:为什么呢?我很不理解。

  以前拍戏,主演的能力让人佩服,现在对主演从心里鄙视

  宋:这些小鲜肉演员,这批IP剧演员,私下会跟你们有交流吗?

  演员:基本没有。
 
  宋:来了就演,演完就走?

  演员:第一,到现场都带着房车,我们见不着这些人;另外,我们都属于大众演员,到了现场,有个椅子,往那边一坐,像我这样的老同志会有所照顾,剧组说,给你配一个椅子,OK,我们就在外面坐着。小鲜肉们全是房车,跟我们没有什么交流。我们不能上人家车上跟人家交流啊。

  其实根本见不到人。导演一说,拍谁谁了,这边就需要把人叫下来。可能人家心情很好,接着下来了;如果心情不好,你就要等着。

  宋:等的情况很多吗?

  演员:很多很多。

  宋:港台的演员情况怎样?

  演员:港台的导演跟演员都明白一个道理:到这儿来就是赚钱的。人家是该咋咋地。我接触的都是我这个年龄的,都很规矩的。该谈的条件都谈,答应我我就去,不答应我我就不来。

  我跟年轻的明星很少触过,除非我们在一起拍戏拍得多了,偶尔吃顿饭。实际这些坏毛病不是他们自己本身所有的东西,有很多都是惯出来的。

  宋:拍这些IP剧的老板,你接触的多吗?

  演员:不多。

  宋:都是直接剧组的人跟你联系?

  演员:对,都不是老板。我拍戏都不是老板找的我,都是副导演、制片主任、执行制片人等找我。因为我跟这些老板们接触的少,我也不太善于跟这些人接触。

  你现在跟这些明星没法交流,人家这么年轻,跟人家靠不上。人家在房车里面,你不能专门去找人聊天吧,烦不烦啊?拍完,人家就上去了,而且还有一簇好几个人。

  宋:保镖?

  演员:有保镖,也有助理呀,司机呀,还有来拍照片的粉丝。年龄有差距。虽然谈表演,他不一定能谈过我,但是现在谈这些没用了。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演戏会不会演已经不重要了。以前我们拍戏,导演说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然后有人推荐找谁谁。导演简单了解后,还需要找来试试镜,看符不符合形象。导演中心制,导演决定演员合不合适。现在是名气重要,名气比会不会演重要多了。会演已经排到最后了。第一,老板得欣赏你,第二你得有关系,第三,买片子的人要不要你,最后才是演员会不会演。会不会演都不重要了。我现在跟很多演员拍戏,非常怀疑主演的能力。以前拍戏,一对戏,大家的水平就知道了,主演的能力也让人佩服,现在是对主演的能力都是从心里鄙视,主演并不会演戏,但是钱却拿得最多。

  宋:原来是多劳多得,是一个相对合理的布局,现在不合理了。目前大部分演员都接受这个局面吗?或者不想接受,但是没办法?

  演员:当然了,不接受能怎样呢?不可能因为别人不会演戏,自己就不演了吧?

  宋:目前这些导演还给这些IP演员、小鲜肉演员说戏吗?

  演员:基本不说。也没时间说。IP剧相对传统电视剧,不是个东西,但是大家为什么要拍?说白了,也要赚钱嘛。我心态好,我不愤青。市场就这样,你能怎么办?面对这样的东西,我们反击不了。有时制片组的人,昨天还做武行,今天就做了导演了。你跟他没法聊戏,他字都认不明白呢。太差了。全是皮子活。

  宋:对于你们这个行业,目前这种现状,你觉得未来能改变吗?

  演员:有点难。我觉得现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有很多剧组,90%的剧组都不是按照规律来做事,完全不按照艺术规律。我们拍影视应该按照什么规律来,但现在根本不是。我有钱了就来拍,找一个会写剧本的来写,写完了就拍,我想当导演我就当。会不会导都无所谓。这个戏演的对不对,根本就不明白。

  宋:你最近三四年合作的剧组里有正规的吗?

  演员:少,很少。我现在的态度是,你找我,演员是谁别跟我谈,说说你给我多少钱就行,根本不要跟他们去谈这个剧组的情况。有时跟我谈一个剧组里有谁谁谁,我说,跟我没关系,我也不认识他,你觉得我演这个角色合适,导演也觉得行,价钱合适我就去,给不了我就不去,就这么简单。这个剧组拍得快慢和我没关系,虽然我知道拍得慢好,但是跟我也没关系。这个戏到底好不好,不是我能决定的,是市场决定的。

  我现在拍戏就这样,你找我拍戏没问题,但是必须有时间,我不能熬大夜的,熬不了。我要对剧组负责任,熬大夜我拍不了,拍的时候状态都不对。我跟剧组谈的时候,他们很奇怪。我说,一点都不奇怪,必须这样,要不拍一夜,表演会大打折扣。当然老板喜欢拍大夜,省钱啊。现在都是围着钱转,要么赚钱,要么省钱。没多少人考虑创作的事儿了。
 
  酒喝完了。我跟演员起身离开了咖啡馆。外边夜幕正在展开。据说横店的大夜刚刚开始。

作者:宋方金   编辑:cheese

[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时光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关键词: 宋方金 演员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80)

发表

本周热读

1

《战狼2》跻身全球票房TOP100

打破英语片垄断 好莱坞电影依旧称霸全球

《战狼2》跻身全球票房前100名,打破英语片对这一榜单的..
2

新时代花旦谁是票房吸金女王?

白百何问鼎冠军 杨幂范冰冰打成平手

白百何以57.47亿的累计票房高居榜首,张雨绮以一部33亿..
3

阿汤哥“跳楼”意外导致两处骨折

已返美就医需休息数月 “碟6”等片被顺延

汤姆·克鲁斯的脚踝关节两处骨折,需要休息数月,《碟中..
4

你不了解的《战狼2》女主角卢靖姗

混血学霸生于香港 与吴京相识近十年

《战狼2》并不是吴京与卢靖姗第一次合作。
5

他们是好莱坞最骚最酷的导演

车神当道怪咖来袭 影坛今年英伦风正盛

今年丹尼·鲍尔、盖·里奇、埃德加·赖特、克里斯托弗·..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