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金刚狼3"导演痛恨"超级英雄电影"称呼

上映两周斩6亿票房 专访休杰克曼等主创

2017-03-18 08:59:49 来源:Mtime时光网

"金刚狼3"上映两周后,在中国内地取得了6.65亿人民币的票房成绩,时光网记者也采访了休·杰克曼、帕特里克·斯图尔特与导演詹姆斯·曼高德,为我们揭露了一些拍摄前及拍摄中有意思的内幕。


  时光网洛杉矶讯 《金刚狼3:殊死一战》休·杰克曼作为漫威超级英雄“金刚狼”罗根出演的最后一部电影了,影片于3月3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后,收获的好评如潮,15天以来更是获得了6.65亿人民币的票房成绩。影片上映后,时光网记者采访到了主创休·杰克曼帕特里克·斯图尔特与导演詹姆斯·曼高德,跟他们一起聊了聊这部超级英雄的告别之作。

  来自澳大利亚的休·杰克曼向我们揭秘了幕后的一些事,他说如果当时制片方不同意他和导演詹姆斯·曼高德设计的黑暗、暴力且比较成人化的剧情,他可能就不会出演这部影片了,幸好,制片方跟他们站在了同一阵线上。狼叔还提到,《X战警》系列漫画里面的人物、情节也影射了当时美国的民权运动

《金刚狼3》剧照

   《金刚狼3:殊死一战》中的金刚狼已经上了年纪,由于生计所迫,他只好做了专车司机。 他的超能力越来越弱,自愈速度也逐渐变慢。他还要照顾对自己而言如父亲般的X教授(帕特里克·斯图尔特 饰),而当年可谓“最强大脑”的教授居然患上了老年痴呆。

  有一个名叫劳拉的11岁小女孩(达芙妮·基恩 饰)也是变种人,她跟金刚狼的能力相同,政府机构的人一直在搜捕这些出逃的变种人小孩。罗根受人托付,要把劳拉送到一个安全的的地方,虽然他很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带着教授和劳拉踏上了逃亡之路。

  过去的17年里,狼叔在9部电影中出演了金刚狼这个角色,他对时光网的记者说,金刚狼是他事业道路上的标志性角色,也是这个角色让他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提到他的新片《马戏之王》时狼叔表示,能饰演不同类型的角色,展现不一样的演技非常美好。

——休·杰克曼访谈实录——

  Mtime:给我们讲讲你杀青的那天吧。演了17年的金刚狼,你拍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什么?

《金刚狼3》中的森林

  休·杰克曼: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天天空中一直在电闪雷鸣。我们的拍摄场地大概在1万英尺(3000多米)高的地方,如果闪电离我们的距离小于三英里(4.8 公里),现场就会有警报,我们就得停止拍摄了。那天一直有闪电,所以我们时不时就得停下来,其实挺丧气的。后来他们说,“现在咱们要拍最后一个镜头了。”我心想,“好吧,原来今天就要杀青了。”

  本来我以为那天拍不完的,但是詹姆斯过来跟我说,“咱们在这儿待一会儿吧。”我问他,“你心情不好吗?”他回答说,“兄弟,我所有的拍摄准备都做好了,但这是你演金刚狼演了17年的最后一个镜头,我再拍一个角度就够了,我只是觉得你需要自己待一会儿,没人张罗灯光或什么其他事儿,没人打扰你。”但我又说,“你准备好了,我就准备好了。”他还是说,“别急,好好静一静吧。”所以我们真的在那个地方待了大概半个小时,那么短的一段时间对我来说却是很珍贵的礼物。

  Mtime:你当时的感受是什么?

《奥克拉荷马》时期的狼叔

  休:我不太擅长告别。以前演舞台剧的时候,我演了一年,大概有400场,最后一场上演的时候,大幕还没拉开,观众们就开始哭,我就说,“别这样啊,你们先把这出戏看了啊!”我觉得我不太适应那种依依不舍的场合。不过拍《金刚狼3》的最后那天,我记得我挨个把周围的工作人员看了一遍,发现有很多核心人员是一直跟着我们的,不过这次的核心团队人数也是最少的。我觉得实际上,团队里有几个意志坚定的伙伴就够了,我们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力量,大概七八个人刚好可以组建一个核心团队,像詹姆斯、帕特里克·斯图尔特还有几位制作人,我们都是从一开始就一起合作的。外界肯定有人觉得我们太执着,但我们一直有自己的信念,我相信我的伙伴们。这一点真的很打动我,17年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啊,你上学才上12年呢。(大笑)

  Mtime:金刚狼/罗根这个角色对于你的事业和生活来说意味着什么?

  休:《X战警》是我在美国拍的第一部电影,如果没有这个系列,我可能到现在还籍籍无名。我当时正在伦敦的英国皇家国家剧院出演音乐剧《奥克拉荷马》,然后就参加了《X战警》的试镜。我也有其他的作品,但《X战警》系列是我事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也给我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我一直很喜欢金刚狼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他也是很特别的一个角色,而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是很个人化的作品,因为这是最后一部了。  

  Mtime:你跟这个角色有共鸣吗?

狼叔与妻子非常恩爱

  休:可能从表面上看,你会觉得我跟金刚狼是很不一样的人,但实际上金刚狼这个角色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而且每隔两三年就能彻彻底底把内心的怒火发泄一次也挺不错的。(大笑)真的,我建议大家尝试去体会一下彻底发泄的感觉。我妻子前两天去做SPA,她告诉我真的有一种疗法叫“金刚狼疗法”,我说“不可能吧……”。她说“呃,虽然不叫这个名字,但是我们都会跑到山顶大声叫喊,还会用到一些格式塔疗法(一种修心养性的自我治疗方法)。”然后我就说,“哈,我每隔两年也会做一次这种治疗呢。”(大笑)

  Mtime:说到金刚狼的狂怒,电影里他还打烂了一辆车,这个镜头是怎么拍的?

《金刚狼3》中的动作戏份绝对值得R级

  休:这都是詹姆斯·曼高德的主意。我们当时拍了一个镜头,然后他说“X教授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你要发泄出来啊。” 我问“要表现什么情绪?”他说,“不用,你拿起铁锹把车砸烂就行。”我又问他,“你跟制片人确认过这个镜头吗?能用吗?”他说,“没有,先拍了再说。” 那个镜头真的很棒!我强烈推荐你们注意一下!(大笑) 这种感觉特别有意思,你们真的要试试! 

  Mtime:在电影里能呈现出这么多打斗血腥的场面,是不是也超出了你的预期?

  休:我和詹姆斯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参照的是《原野奇侠》《摔角王》《不可饶恕》这样的电影,根本没太在意分级的问题,我们想到了这部电影在美国可能会被评为“R”级,但当时我们想着“干脆就拍一部充满暴力的片子吧。”我们心知肚明,这部片子里的暴力成分可能会让观众不太舒服,也知道这肯定是一部给成年人看的电影。我去跟制片方开会的时候说,“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也完全能理解。毕竟投资的钱不是我的,而你们的工作就是要保证收益,还要维护多年以来建立起的品牌口碑。但我是真心想拍好这部电影。”我以为他们肯定不同意,没想到他们立马就说“行。”

影片参照了1953年的《原野奇侠》

  当然,拍摄制作的过程中我们也有过一些分歧,比如标题这种事儿,但他们还是很有勇气的。可能有的人会说“他们是看见《死侍》票房还不错才敢这样拍的。”但实际上,他们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是在《死侍》上映的前一年。所以,公平来说,他们的勇气是值得嘉奖的。虽然我知道我们应该给粉丝呈上这样的电影,普通观众也会喜欢这部片子,但实际上他们冒的风险是很大的。

  Mtime:如果当时他们说“不行”,那你会退出这部电影吗?

  休:会的,我也明确告诉他们了。我知道这是最后一部由我来演的金刚狼电影,但我想到这个点子之后就特别激动,“就是这个感觉!这么拍绝对没错。”我都有这种感觉了,肯定不能妥协。我知道这样的电影是我能铭记一生的作品,如果将来孙子们问我,“爷爷,我该看哪部电影啊?”我会说,“《金刚狼3:殊死一战》,这是最重要的一部。”  

  Mtime:据说因为这部电影风险比较大,所以你的片酬被降低了,是真的吗?

  休:呃,我现在都不知道我爸挣多少钱,我家里一直教育我谈钱不礼貌,所以我不方便透露金钱方面的信息。但是我可以说,只要能拍这部电影,我愿意付出一切。 

  Mtime:老年罗根的状态和身体都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次你扮演他的感觉怎么样?

老年罗根伤痕累累

  休:我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觉得有伤疤是个很不错的想法,外表对人物塑造来说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做的效果还挺好的。每天拍完戏,累得要瘫了,卸了妆之后,我会想,“嗯,这次拍得还不错。”虽然我也会有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的时候,但在《金刚狼3》的片场,每天结束时我都觉得,“嗯,不错,今天演得挺好的。” (大笑)

  Mtime:电影的主题一个是家庭,一个是拥抱多样性。你觉得这两点在当今社会中有多重要呢?

  休:詹姆斯·曼高德跟我说,“这个角色很害怕跟别人产生亲密感。”这种人在现在的社会中也比比皆是——实际上川普要在美国建隔离墙之前大概一年左右,我们的剧本里就已经写好了穿越边境墙的戏份了,所以那个新闻一出来,我还以为有人偷看了我们的剧本呢。金刚狼害怕亲密关系,詹姆斯却决定让他跟家人待在一起。我们先想到了帕特里克演的X教授,他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脑子,而且还患上了老年痴呆,一年以后,我们又想到了劳拉这个角色 。所以我们这部电影讲了三代人的故事,叙事结构很完美,这都要归功于詹姆斯。每个人都有家庭,不论开心快乐还是沮丧颓唐,家人对我们的影响始终是最大的。你可能会被迫跟之前从未谋面的人待在一起,跟他们建立关系,他们可能会惹你生气,但最终,这些人会成为你生命的意义。

万磁王和X教授分别影射马尔科姆·X与马丁·路德·金

  说到多样性这个问题,《X战警》漫画一直在讲包容性这个主题,从1963年第一本漫画开始。里面的人物、情节也影射了当时美国的民权运动,万磁王身上有马尔科姆·X的影子,X教授则比较像马丁·路德·金。所以,这些漫画一直在告诉大家要包容,而且要一直包容下去。现在这个话题似乎跟现实联系得更紧密了,不过这事儿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我们拍这部电影也不是想给大家灌输一个简单的答案。

  我记得高中时候学过一首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好篱笆引来好邻居”(good fences make good neighbors),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是应该各扫门前雪呢,还是应该互相包容呢?就我个人而言,我是绝对支持包容性的。当然,人人都想照顾自己的家人,但我觉得愿意关心其他人才是成熟的标志。我尊敬的那些人,比如纳尔逊·曼德拉,他们不只关心自己的国家,还关心整个世界。总之,对于现实而言,我们这部电影很重要,《X战警》系列也很重要。

  Mtime:结束了《金刚狼》,你又接拍了《马戏之王》,感觉如何?

狼叔要在新作《马戏之王》中扮演美国马戏团鼻祖

  休:感觉很好。这两部电影对我来说都是很个人化的作品。我们花了7年的时间才得到拍摄《马戏之王》的机会,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们开了多少次会议、进行了多少次排练、录了多少次音才能完成这部作品。 能饰演不同类型的角色,展现不一样的演技,这对我而言也是很美好的经历。《马戏之王》是歌舞片,在《爱乐之城》之前,已经23年没有歌舞片上映了!(大笑)我很喜欢《爱乐之城》,看到观众们乐于接受歌舞片我也觉得挺开心的。

  Mtime:你在《马戏之王》里扮演的是P.T. Barnum(美国马戏团鼻祖),他说过“不论做什么,都要竭尽全力”。你认同这句话吗?

  休:绝对认同。我从戏剧学院毕业的时候是26岁,我在餐馆、加油站、体育馆做过很多兼职,我见过别人失败,也看过别人成功。你必须努力工作,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所以,作为一名演员,我下定决心,五年之内,不荒废任何一天。我们在悉尼开了一家公司,现在还在运营,我们一直在推销自己,而不是坐等别人送项目上门。主动是非常重要的,我会告诉我的孩子们,如果你喜欢什么东西,别光看着,也别说什么“太难了”,你得开始行动才能实现理想。

  Mtime:《金刚狼3》是非常成人向的电影,除了暴力镜头之外,主题也不太适合孩子观看,但肯定有小孩子想看,如果你的孩子问你可不可以去看这部电影,你会怎么回答?

狼叔的养子与养女

  休:没问题啊。我大儿子已经17岁了,他肯定能看。小女儿也已经11岁了,差不多也能看了。她去过片场,暴力镜头和粗口其实没什么,坦白说,现在的小孩子啥都知道,啥都听过。我觉得最主要的是罗根和劳拉之间的四句对话。 劳拉说,“我伤害过别人。”罗根回答,“你得学会接受自己。”劳拉又说,“他们都是坏人。”罗根则说,“都一样。”小一点的孩子可能无法理解这些话的意思。拍摄的时候,我脑子里总想着《不可饶恕》,后来我看了看成片,没我想象得那么暴力,只是比较主题比较成人化而已。我跟詹姆斯讨论过,如果我们被划分为R级,我们希望是因为故事线比较成熟,而不单单是因为画面比较暴力。

  Mtime:那你觉得多大的孩子能看这部电影?

  休:从小到大我爸爸一直跟我说,“如果人家写明了18岁以上可以观看,那你就得到18岁才能看,17岁零300天都不行。”哇,简直太可怕了。所以我没看《星球大战》,因为当时在澳大利亚规定的是12岁以上才可以看,我当时11岁,等了一年才能看,我央求了我爸好久都不行。我不会这么严格,我觉得根据电影的不同和孩子的实际情况来判定比较合适,而不是用年龄一刀切地进行限制。 家长可以做决定,不过有时候家长们也会犯错误。我的孩子会到朋友家串门儿,他们回来后我会问,“看了点啥?”(大笑) 

  Mtime:拍摄你跟年轻的克隆版金刚狼打斗的戏份时,你的感受是什么?像是在跟自己打架吗?

狼叔与合作多年的替身演员丹尼尔·史蒂文斯在片中打戏精彩

  休:我希望能从视觉上展现出两个不同的人,希望观众一眼就能区分开。他俩其中一个是纯粹的愤怒和毁灭的化身,这也是詹姆斯想出来的。而罗根自己的内心争斗也很明显,他是在抵抗自己的心魔。拍这段戏的感觉很奇怪,最奇怪的部分是我要跟我的替身演员丹尼尔·史蒂文斯对打。我俩已经合作很多年了,但从来没有在镜头前打过照面,以前的电影里要么是我,要么是他,反正只有一个人会出现在镜头里。这次拍摄的时候,我不小心一拳正中他下巴,当时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了,他仿佛在说“你给我的报酬可不包括挨你这拳啊。”后来又拍了四条儿,他就打回来了。他也是澳大利亚人,我就说,“兄弟,这下咱俩打平了啊!”(大笑)



  在狼叔已经公开宣布,《金刚狼3》将会是他最后一次饰演这位经典漫威漫画角色之时,帕特里克·斯图尔特此前也在柏林电影节上告诉粉丝们,他也会从这一X战警导师的位置退位。

  电影中,X教授需要依靠轮椅移动,还饱受老年痴呆症的困扰,虽然受到罗根的照顾,但他的超能力还是逐渐衰退。帕特里克爵士今年76岁,出生在英格兰约克郡,在电影和电视领域都创造出很多经典角色。他在七年间打造出《星际迷航》系列,塑造了让-吕克·皮卡尔舰长。

帕特里克演《星际迷航》演了7年

  在与时光网记者的访谈中,老爷子侃侃奇谈,聊到当年拍摄第一部《X战警》时,休叔还没进组,他就开始拍摄了。爵士承认其实他也搞不清楚《X战警》的时间线,他还谈到了自己2015年的影片《绿色房间》,以及当年在片中合作过,未曾来得及熟识便早早逝去的安东·尤金

——帕特里克·斯图尔特访谈实录——

  Mtime:你此前曾说过,不再扮演X教授了,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帕特里克·斯图尔特休·杰克曼说了好久,这部电影会是他最后一次出演金刚狼,久到可以打破记录了,现在该轮到我了。我知道也理解他为什么会做出这个选择,为此我应该为他献出掌声。就我个人而言,我之前从没有考虑过退出。在《X战警》之前,我参与了另一个系列(在《星际迷航》电影和电视剧里饰演让-吕克·皮卡尔),那时候我每周工作五天,每年花费七个月在同一个项目上,这种情况断断续续维持了七年。

这一次,X教授格外虚弱

  我们每三到四年拍摄一部《X战警》,当知道这一部里会出现我的角色,我都特别开心,特别高兴,因为我记得上一部《X战警》里没有我的角色,现在我又回来了(笑)。我之前在柏林电影节看了这部电影,影院里坐满了人,我坐在休的旁边。我很清楚地理解,这部电影不仅为罗根的故事提供了一个结局,同时也为查尔斯的故事画上句号,我明白不会有更好的方式来向这个系列、这部电影道别了,所以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

  Mtime:导演说你很勇敢地接受了这部电影中,X教授遭遇老年痴呆症的设定。他说其他和你同龄的演员很可能会回避这个安排,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帕特里克:我从来没想过回避。我在好莱坞工作生活了足够长的时间,我明白有时成功也会是沉重的负担,你总是会被贴上一些标签。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个很优秀很知名的导演,我在他的一部电影中准备饰演一个配角,他对我说:“你是个非常好的演员,我很喜欢你,但为什么我会想让让-吕克·皮卡尔出现在我的电影里?”所以我在思考《金刚狼3》时,有那么几个瞬间我会想到:“如果我真的要演这个角色,难道之后就只能演老年痴呆症患者了吗?”就像你看到的,我还不到那个年纪(笑)。他们会这样认为吗:“不,我们不能让他演一个健康的人,他太虚弱太脆弱太年迈了。”当然不是。

两位爵士的新剧《无人区》

  这个过程很有趣。人们总是说,这个角色肯定很有挑战性,但其实并不是,他完全没有挑战性,这就是我的工作,就是演员该做的。当我们有机会重新审视一个自以为很了解的事物时,你会抓住重点,因为它很有趣。有时在职业生涯中,你必须要做一些不那么有趣的事情。我被这个角色所吸引,而筹备电影时,我正在为一个和伊恩·麦克莱恩搭档的伦敦舞台剧(《无人区》)中的角色做准备,在那部戏剧里,我的角色不仅是个酒鬼,也遭遇着大脑退化。所以我对这方面已经做了研究。我和已故的——希望他能安息——伟大的奥立佛·沙克斯(神经学家)探讨过,他总是能给我很多的帮助。当我见到詹姆斯·曼高德,了解他非常想深入展现这个男人的不幸、绝望、困惑、愤怒和暴躁后,我完全支持他的想法。这意味着我们会度过一段很有趣的时光。

  Mtime:所以你很享受以这种方式来演绎X教授?

  帕特里克:是的,我很享受,特别是我几乎所有时间都和休在一起,我认识他已经17年了。这位年轻又有魅力的澳洲人当年出现在第一部《X战警》的片场,为金刚狼试镜时,我就在现场。我们都祝他好运,然后他试镜完后说:“这些人都不会再见到我了”(笑)。

  Mtime:在休当年进第一部《X战警》剧组之前,你就已经在拍摄了?

2000年的《X战警》,一晃17年

  帕特里克:是的,我们已经开始制作了。本来要演金刚狼的演员被困在其他剧组里没法脱身,所以他们必须重新选角,很幸运也很开心,最后休·杰克曼拿到了这个角色。所以知道我要和休一起拍摄这部电影,然后我一拿到剧本看到剧情是这种安排时,我感觉特别高兴。因为我知道和休在一起,我愿意冒险,我知道他也会这么做,而且我对詹姆斯·曼高德有足够的了解,他会百分百支持我们,我们也全力以赴地完成了表演。

  Mtime:和你一起表演的还有一位年轻新人女演员,达芙妮·基恩。她饰演的是关键角色劳拉,一个被实验室培养成杀人机器的年轻变种人。她的表现怎么样?

达芙妮·基恩与她的演员父母

  帕特里克:从饰演X-23的达芙妮出现的那一刻起,电影就更好看了,因为她是最超凡的孩子。她有着12岁孩子的外表,但思想和行为看起来像是45岁的人。她为这个角色献出了很多精力、专注和热情,还有勇气。很多孩子都不愿像她一样甘愿冒这么多的险。拍摄这部电影的过程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具有创造意义,我们在路易斯安那州艰苦的环境中也经历了很多充满笑声和乐趣的时光。

  Mtime:达芙妮的父亲是英国男演员威尔·基恩,你认识他吗?

  帕特里克:我一直不知道我认识他,直到有天他来到片场,然后我意识到我一年前刚在布鲁克林的一个西区戏剧里见过他,我偶尔会在那里表演。威尔·基恩是个非常优秀的演员,他在我看过的一部易卜生的戏剧中表现完美。她的妈妈(María Fernández Ache)也演了那部戏,她是个很特别的西班牙女演员。 

  达芙妮会两种语言,她可以很优雅地讲英语,同时她也可以像在电影里那样对西班牙语了如指掌。我们在一起很开心,有好几周我们都被困在华氏100度(摄氏37 度),湿度95%的破卡车里,而且车上的空调基本上毫无用处,它只能吹到汽车的前座,而我正好坐在后面。但是我们在这种环境里还是会玩游戏,猜谜语,还会一起唱歌。你可以想象其他工作人员有时看到车里的情形,他们会纳闷“这三个人在这到底干嘛呢?”那是一段难得的经历。

  Mtime:她父母赋予她演绎这个角色的自由度会让你惊讶吗?有些家长可能不想让他们的孩子去参演有很多暴力场面的R级电影……

简单的晚餐却让X教授感触良深

  帕特里克:可以理解,因为这个角色需要做的事情和她必须目睹的事情,都比较暴力。但他们都是非常敬业的职业演员,能为他们所从事的作品全身心投入,除此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当我们第一次看到达芙妮在电影里的角色劳拉时,她看起来就只是个玩着弹力球的小孩。然后我们知道,她不仅仅是个普通的孩子,实际上她是被制造出来的,她是个杀人机器。但是她在故事中和查尔斯、罗根经历了一系列事情后,她被这两个人的陪伴和保护感化了。

  谁能想到,在这部连载漫画改编的电影里,最重要的场景竟是六个人坐在一起吃饭聊天的普通晚餐情节呢?但这就是影片里最重要的,这一场戏对X-23和查尔斯有着强烈的影响。达芙妮饰演的角色从一个怪物变成一个人类,在结尾眼泪划过她的脸庞时,我们看到她已经改变了。在她被塑造的能力之外,善良、感情、爱、社会和家庭生活有足够的力量改变她。我觉得这足够为她所经历的一切释罪。 

  Mtime:你能解释一下《X战警》系列的时间线吗?

《X战警》系列的时间线谜之复杂

  帕特里克:我也有点困惑(笑)。我老了——虽然没有查尔斯那么老,但我也老了。人们跟我说:“《星际迷航》那集里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会坐在宾馆里,转换电视频道然后说:“天啊,这是《星际迷航:下一代》”,我之前从没看过这部剧(笑)。但是我们确实拍了178集的电视剧,还拍了四部电影。我对《X战警》的时间线也没有很清晰的认识,我记得我们拍摄的情形和场景,我们拍摄的地点,但绝大部分能记住的就是和哈莉·贝瑞、休、伊恩·麦克莱恩坐在一起度过了很快乐的日子。

  Mtime:《绿色房间》受到了很多好评,你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帕特里克:我非常激动。从这部电影最开始,差异化就是它的核心。从戏剧学校毕业后,有四周的时间我都没有任何工作,和我同龄的演员都有一个经纪人或者一份工作,我什么都没有。我只能回家,然后找约克郡迪斯伯里的职业介绍所帮忙,我当时想的是:“就是这样了,我的职业生涯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了……”然后我得到了一个剧团的邀请,我可以去林肯郡加入他们的表演。工作每周一次,每个周一晚上,我们会演一出全新的戏剧。我很爱这份工作,我喜欢不断把经典转换成新的东西。这种热爱一直伴随着我。所以我总在寻找不同类型的挑战。

  《绿色房间》剧组把剧本寄给我时,我正住在牛津郡西部一个偏僻的地方,我的房子附近没有其他房子,然后我有一天晚上安顿下来,开始读剧本。当时外面的天都黑了,我读到30页的时候就放下剧本,到各个单间确保我已经把窗户关上了。我真的这么做了!我有一个安保系统,我还特地检查了一下它有没有开着。然后我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威士忌,回到座位上继续读剧本,当我读完剧本后,我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邀请,这段经历很特别。第二天晚上我收到了导演杰瑞米·索尔尼尔执导的第一部电影《蓝色废墟》的DVD,然后我又做了同样的事情(笑)。我知道我必须要和这个家伙一起工作,我们一起在俄勒冈州的森林和山区度过了很愉快的过程。

《绿色房间》中的帕特里克气场全开

  就像《金刚狼3》一样,我们的合作很完美,遗憾的是拍摄期间我没有任何社交活动,我的角色不是和助手在一起,就是独自一人。我没有机会真正了解饰演乐队成员的那帮孩子,更遗憾的是安东·尤金几个月后在一场可怕的意外中去世了。人们谈起我在《绿色房间》里的表演,会对我说:“我从来没有看过你拍过类似的角色,你的角色太恐怖了。”我在这之前演了一年麦克白,还因此拿了奖,你们都在干嘛呢?(笑)你知道,《金刚狼3》给了我一次完全颠覆X教授形象的机会。



  除了《金刚狼3》,导演詹姆斯·曼高德此前还在2013年的《金刚狼2》和2001年的浪漫喜剧《隔世情缘》中执导过狼叔。他的其它作品还包括《移魂女郎》(1999)、《与歌同行》(2005)、《决斗犹马镇》(2007)与《危情谍战》(2010)。

  在访谈中,曼高德与时光网记者交流道,他看到达芙妮·基恩的那一刻,就知道注定要由她来扮演劳拉了。他还分享了自己对“超级英雄电影”这一称呼的厌烦,他认为这并不是一种电影类型,只不过区分了不同的公司。

——詹姆斯·曼高德访谈实录——

  Mtime:片中我们看到了不少暴力,能让制片公司同意你的这一愿望,是不是像打仗一样?

拍摄接近尾声时

  詹姆斯·曼高德:其实没有。如果告诉你是像打仗一样会更性感,但事实上,对于现在的漫改电影来说,包括制片方在内的所有人都能意识到,有些东西不一样了,不管是花了2500万美元拍出来的片子,还是那种5年、10年前可能压根不会这么受欢迎的电影。人们还是有兴趣去实验的,休和我都非常坚定,如果拍出来的作品不是与众不同,我们就不想做了,就这么简单。所以制片公司面临着一个二元选择——要么就拍R级电影,要么就换人。我和休之间的合作关系是坚不可摧的,与此同时,也没有多少人会说“我们想拍跟前两部《金刚狼》一样的电影”,大家还是渴望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Mtime:你所拍摄的最后一幕是什么?

  曼高德:片场的最后一天?就是按照时间顺序拍的,影片的最后一幕就是最后拍摄的。

  Mtime:为了纪念休最后一次扮演这个角色,你有没有做什么特殊举动?

  曼高德:讲真,这一切非常感人,我们都觉得特别真实。休刚才谈到了他的感受,而对我来说,要知道,我当时是在科罗拉多州和新墨西哥州边境的树林中拍摄,日光在慢慢褪去,而我这最后一天,在拍摄的是最后一幕。太阳在下落,我得收工了,所以我当时没有在想特别感伤的东西,我之前在柏林电影节的展映上体验到了这种情感,休、帕特里克和我在皇宫剧院中坐在一起,手挽着手。不管对于别人来说如何,我们都觉得很骄傲,在那一刻的剧院中,真正可以感受到各自角色的终结,可能比我在齐膝高的血水和树叶子中吃力地拍片时感触更深。

  Mtime:拍摄那种暴力到让人毛骨悚然的戏是什么感受?

小小的达芙妮被一眼选中

  曼高德:拍的时候其实没有电影中所看到的那么激烈,有点儿像是拍一支舞一样,不管情况多失控都得按着顺序把这一串镜头拍下来。至于怎么拍才安全,做了巨大工作量的计划。我们在拍的过程中充满了欢声笑语,我们是一个大家庭,在黑暗中 也能保持能量的一个方法就是要有更多笑容,享受整个过程。

  Mtime:为了选出劳拉的演员,你得见过几百个女演员了吧,是什么让你决定选择达芙妮·基恩的?

  曼高德:在我生命中有这样的时刻,包括达芙妮·基恩在内,你看她一眼,你就知道选人的环节结束了。她就是我笔下的那个人物,我想不出来什么别的原因。对于休·杰克曼帕特里克·斯图尔特来说,他们的角色要求都非常严苛,世界上没有别人能演这些角色了,他们也都超出了我的预期。特别是对于帕特里克来说,这样一位结实又健康的老年绅士,能有勇气完全放开,扮演这样的角色,很不可思议。有许多演员在晚年时,会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向人证明,他们还不老,而出演这样的角色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威胁,他们想要光鲜的外表。我认为帕特里克知道这部影片需要什么,他也这样去演了,非常勇敢。

《移魂女郎》中的朱莉

  你刚才在问达芙妮,另外两位让我一眼就认定的演员还包括《移魂女郎》中的安吉丽娜·朱莉。她当时在卡尔弗城的一个房间中试镜读剧本,当演员们来试镜的时候,他们需要演其中的几场戏,安吉丽娜从她经纪人那儿拿到了全部剧本,她先读了必须要读的两场戏,抬头看我,然后说“想继续么?”我说好啊,她就接着读了她的角色在剧本中的所有戏份,直到结束,她简直是惊为天人。相似的是,当本·福斯特为他在《决斗犹马镇》中的戏份来试镜时,他给我的反应也是相似的。

  达芙妮的试镜录像是她的英国演员父亲威尔·基恩在苹果手机上录的一小段视频,完全吸引住了我,片中她在书架上爬上爬下,还跳到地上翻跟头;而且她说台词和演戏的方式非常自然,我瞬间就觉得很释然。因为我们曾经说过“11岁的孩子能干嘛啊?”她真的做到了,我当场就知道了,你见过她的,她太棒了。

  Mtime:你有没有与她的家长聊过她需要参演的场景,还有片中的那些暴力?

  曼高德:是的,聊得很详细,他们都是很棒的家长,我本人也是为人父,正因为我的孩子与达芙妮年龄相仿,这可能也让他们比较放心。我主要努力维护的,休和帕特里克也帮了大忙的就是,我们在拍片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一家人的气氛。电影中的情绪和调性跟拍摄时不一样,达芙妮会有她的看法,而我会说,在小孩儿的角度看来,拍这部电影就像是个永不结束的万圣节party,有好多认识的特别友好的人,喜欢看你化奇怪的妆,还有个拎着装满血水桶、拿着海绵的男人,这一切都特好玩儿,根本不像在大银幕上看着那么阴郁。

  Mtime:你觉得《死侍》的成功是不是说服了制片方,决定也将《金刚狼3》拍成R级电影?

《死侍》被评R级有一定推动作用 

但《金刚狼3》剧本之前早就写好

  曼高德:简短的说,答案是肯定的。不过在《死侍》上映前我们的剧本就已经写好了,也告诉制片方会拍成R级。

  Mtime:你觉得《金刚狼3》的成功会不会改变格局,让制片方更愿意拍更多适合成年人的超级英雄电影?

  曼高德:我作为一个导演,没有渴望着要对别人产生这样的影响,我所希望的,也是《死侍》帮忙达成的,就是其他人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拍电影,不管这意味着什么。在《金刚狼2》之后,我想拍一部小一点儿、更私人化的电影,而《金刚狼3》就是这个方向。他们给了我这么拍的空间,让我像拍《移魂女郎》《与歌同行》《决斗犹马镇》或者《警察帝国》时一样,允许我从一张白纸做起,构建我心中对这个世界和对这些角色的想法,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希望其它导演和编剧都可以有这样的机会,即使是虚构的角色,因为是可以做到的。

  Mtime:将超级英雄电影和西部片结合起来很难么?

  曼高德:并不难,结合得很自然。我不觉得“超级英雄电影”是一种自成一派的“电影类别”,就像是说“小说电影”是个类别一样,并没有。有多少种小说,有有多少种漫画,有黑暗漫画、战争漫画、浪漫漫画之类的。我觉得“超英电影”这种称呼很有贬义,就好像在说“愚蠢”或者“幼稚”,而我拒绝这种被称之为幼稚的电影类别。这么叫这种电影,就像是在叫开心乐园餐和附赠的玩偶一样,它依然不是一种电影类别,只是一种公司而已。这种电影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这些角色有特殊的天赋,不过《肮脏的哈里》或者《法国贩毒网》中的Popeye Doyle(吉恩·哈克曼饰)也有。

《海底两万里》是凡尔纳的传世经典之作

  Mtime:你会拍《海底两万里:尼摩船长》那部电影吗?

  曼高德:我也不知道(笑)。

  Mtime:如果你来拍的话会拍成R级的么?

  曼高德:可别觉得我每部电影都得拍成一部大屠杀(大笑),我不会的。至于《尼摩船长》,《海底两万里》这本书直至今日还是有着巨大的意义,这是最早的一部反资本主义环保作品。它讲的是保护海洋与自然,和现在还是紧密相关,就看制片方有没有勇气这么拍了。

  Mtime:《金刚狼3》中的幽默有多重要?

  曼高德:这些角色给了我们很多乐趣,不至于会让你大笑出声,但人们需要幽默,你需要一丝轻松。当我第一次把提案交给福斯的时候,我说我想拍个非常血腥版的《阳光小美女》,我们差不多拍的就是(笑)。没有几部《X战警》电影能展现出查尔斯·泽维尔告诉金刚狼他得尿尿,或者停在便利店买手机充电器的桥段。影片中 这种生活的世俗化是我从未见过的,如果作为超级英雄的生活,不再是生存在价值亿万美元的洞穴中,用着昂贵无比的计算机设备,跑道上还停着一架飞机,会是什么样?如果现实更世俗一些呢?

  Mtime:会更加具有人性吧?

导演想要拍血腥版《阳光小美女》

  曼高德:我希望是,每部电影我都是用同样的方法拍的,可能类别都很不同,但我会对自己说“我相信什么呢?”如果答案是“粉丝想要的”,如果我本人不信是不够的。我得呈现真正的血肉,当你这么拍的时候,会比较难,而当被问到“这是真的么”的时候,理由不能是“因为漫画里就是这么写的”,不然的话就感觉不真实了,要么就拍得真一点儿,要么就别拍。

作者:Martyn Palmer 翻译: Luna, 小婧   编辑:甄诚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61)

发表

本周热读

1

DC终于凭《神奇女侠》打翻身仗?

首波口碑出炉获好评 影评人称其为DC宇宙最佳

《神奇女侠》首批评论出炉。尽管现在还未解禁烂番茄评分..
2

第70届戛纳开幕式红毯美图来袭!

范冰冰杨紫琼气质惊人 李宇春杨子珊帅气清新

第70届戛纳电影节上的开幕式红毯们,一众女星们争奇斗艳..
3

扎克施奈德因女儿离世退出《正义联盟》

乔斯韦登接管后期制作和补拍 照常11月17日上映

扎克·施奈德导演为应对女儿自杀离世,决定与同为制片人..
4

温子仁发布"海后湄拉"首张定妆照

完美还原漫画形象 绿衣红发性感火辣

温子仁发布海后湄拉剧照,艾梅柏·希尔德完美还原漫画形..
5

《变形金刚5》发全新中文预告

机器恐龙怒吐汽车 大黄蜂"死后复生"超级燃

《变形金刚:最后的骑士》发布全新中字预告片,剪辑紧凑..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