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专访《芳华》主演黄轩“为戏痴狂”

"如果我在现场演得不好,会自己扇自己"

2017-12-15 08:57:34 来源:Mtime时光网

2017年是黄轩的丰收年,他主演的《芳华》《妖猫传》接连在贺岁档上映,“为戏痴狂”的他曾三天三夜不睡觉,还因为入戏太深上头条。黄轩对于2017年没有遗憾,他的新年愿望很简单:想谈场恋爱。
(本文来自影视生活第一站 时光网)



       时光网特稿 双鱼座的黄轩喜欢喝茶,也喜欢喝酒,这两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的爱好,在他身上却能和谐共处。喝茶能够让人内心安定,脑子清明;喝酒会让人情绪放松,思绪飞扬。

       茶和酒泄露了黄轩的性格密码,他在生活中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不拍戏的时候,他看起来温文儒雅又理性认真,讲话声音低沉,散发出不疾不徐的“谦谦君子”气质。但一旦进入到拍戏状态,他的情绪随着人物状态忽起忽落,爆发起来甚至连他自己都害怕。

       

由冯小刚执导、黄轩主演的《芳华》12月15日在内地上映

在影视圈里摸爬滚打了十年的黄轩,今年终于开启了属于他的黄金时代:一部大剧《海上牧云记》正在网上热播,两部电影作品冯小刚导演的《芳华》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接连在全年最重要的贺岁档上映,有人羡慕他作品集中爆发,但黄轩自己却清醒又笃定,无论是广受关注或是鲜为人知,都没什么了不起的。在电影《芳华》上映前,忙到飞起的黄轩接受了时光网的专访。

      用冯小刚导演的话说,《芳华》经历了“一波十三折”才终于上映。这部原定在十一档期上映的电影,曾在九月底临时宣布撤档,公布消息那天冯小刚和几位女主演泪洒现场,只有黄轩绷着个脸,神情异常严肃,却没掉一滴眼泪。

     

《芳华》终极预告

这不是黄轩第一次经历临时变卦的波折了,在他初入行的十年里,命运似乎总喜欢和这个敏感的男孩开玩笑。2005年黄轩刚考上大学,进《满城尽带黄金甲》剧组排练了半年,本来是演小王子,但最后因为年龄关系被临时换掉,娄烨《春风沉醉的晚上》他拍了几十分钟的戏,结果被删的只剩下一个背影;为拍《海洋天堂》准备了很久,后来文章替代他成为了主演。

      郁郁不得志的文艺青年,是人们对他最初的“标签”,而一连几次的“被换角”让黄轩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做演员的选择,一度想在巴黎流浪,不再做演员梦。提起早年的经历,如今的黄轩早已经看淡释怀了,“其实我已经很得志了,只是被大家说出来放大了,你去采访十个演员,可能有八个都会有这种经历。”

2014年黄轩主演的《黄金时代》《推拿》《红高粱》《蓝色骨头》剧照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从2014年开始黄轩逐渐崭露头角。在《黄金时代》中他饰演骆宾基,用一个又哭又笑的表情,让观众记住了这个小角色。在娄烨《推拿》中,他饰演的盲人按摩师小马爆发力十足,他还在崔健的《蓝色骨头》中有出彩的表现;和郑晓龙导演合作的两部电视剧《红高粱》《芈月传》,也让黄轩收获了“国民初恋”的美称。随后的两年,从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不少内地顶级导演开始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由陈凯歌执导、黄轩主演的《妖猫传》将于12月22日内地上映

“为戏痴狂”是黄轩打动这些大导演的秘诀。拍《芳华》时,他为了理解文工团时期的“集体感”,和所有主演同吃同住了几个月,每天像军训一样练功。在《妖猫传》中,为了演出大诗人白居易的“癫狂感”,他曾尝试三天三夜不睡觉,让自己变得癫狂和崩溃。

      为了达到陈凯歌导演要求的效果,他还在大雪地里只穿一件薄纱站了足足半个小时,回想起来他轻描淡写地说,“也没特别冷,我印象里只觉得好玩。”黄轩特别能理解白居易这个角色,“白居易应该是双鱼座的,喜欢和自己较劲,我在现场要是演得不好,就真的会自己扇自己。”

      不止虐身,黄轩还更爱虐心,今年他有两次因为“入戏太深”上了头条,一次是拍《非凡任务》时,他在戏中饰演染上毒瘾的卧底警察,在幻觉中见到母亲那场戏,让他沉浸其中痛哭不止,演完后直到导演走过来拍他的脸,才清醒过来。

       黄轩在拍摄《妖猫传》时,有一场和染谷将太激烈对峙的戏,他又一次因为入戏太深哭肿双眼,神情恍惚地瘫坐在片场。第二天调整后他才满血复活,再次挑战这场戏一条即过,连陈凯歌导演也骄傲地向工作人员夸赞:“我选他选得对吧”。

       

《妖猫传》黄轩特辑

最近章子怡在《演员的诞生》里屡次提起的“信念感”,在黄轩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角色的情绪对我影响很大,可能我很容易自我催眠:比如说我今天演一个情绪很低落的戏,那我今天就会一直低落,比戏里的情绪还低落;然后演开心的戏,我可能一天都高兴得就不得了,就嗨了。”

       过于丰富又敏感的情绪,会让一个普通人深受其累,但作为演员来说这却是件幸运的事。黄轩这样理解:“如果你对人与人之间微妙的情绪变化有所感受,那么你在演一个人物的时候,就会细腻很多。”由于太过入戏,黄轩很难和他倾注过无数心血的角色告别,所以每拍完一部戏,他都会放空自己休息一阵子。



      有人问他歇下来慌吗?“我要一直在工作,反而慌了。我哪来那么多体力,那么多精力,那么多心力,去一天又一天365天在工作?那我自己早都掏空了,掏空以后就在透支和消耗自己,那对我的职业是一种伤害。”黄轩不愿被密集的片约,消磨掉宝贵的敏感和激情,他更愿意踏实下来演戏,让每一部作品都呈现出专业水准。

      除了即将上映的《芳华》《妖猫传》黄轩还将和范冰冰出演曹保平导演的新片《她杀》,这部新作也让大家期待不小。采访最后,提到2017年有什么遗憾?黄轩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没有”,看来对于这个“丰收年”,他已经足够满意了。聊起新年有什么愿望要实现?耿直的黄轩眼睛亮了起来,他的愿望很简单:“希望明年能有机会谈个恋爱。”

黄轩为演好《芳华》体验文工团生活
早年屡次被"放鸽子"已释然“我挺得志的”



       时光网:这次出演《芳华》,你对七八十年代文工团的生活了解得多吗?

       黄轩:我是从这部戏里逐渐了解的。虽然我以前也是跳舞的,但是没了解过七八十年代的文工团,其实文工团就像现在的歌舞团,跟我们的生活方式都差不多,不同的是那个时候的人,他的思维方式,他所坚持的所信仰跟我们现在不太一样。那个时期的人是有集体关怀的,但是现在我们可能更多的以自我为中心,这点是不一样的,而且那个时候的人更纯粹,他没有这么多外界的影响、诱惑,他们就是很简单的。

       

《芳华》黄轩剧照

时光网:能否聊聊你在在《芳华》剧组体验生活的经历?

       黄轩:体验过和没体验过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生活其实是建立和集体的关系,因为《芳华》是一个群像的戏,我们表达了一个群体的悲欢离合的命运,如果我跟集体没有配合起来,演起来就很生硬。所以我们在开拍前的一段时间,大家就是在一起吃,一起住,一起练功,然后一起上课,一起军训,逐渐就形成了集体关系,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演起来的时候就不觉得是在演,感觉就是真的在一个集体里,导演只是把它记录下来了。

       时光网:在《芳华》中“集体”造就了你饰演的刘峰,但“集体”也摧毁了这个人物,你是怎么理解的?

       黄轩:这是那个时代很荒诞的地方吧,其实你说他(刘峰)做错什么了吗?他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他被“集体”的道德绑架了,所以那时候的人们对于好与不好的定性太武断了,人要么就是这样,要么就是那样,是黑白分明的,但现在大家开始理解一个人的丰富性,理解一个人的立体性,理解一个人都有好的和负面的,都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那个时候的人可能简单也是真的简单,简单到不是黑就是白,所以是那个时代的荒诞。

       

《芳华》黄轩、杨采钰剧照

时光网:你在《芳华》里面跟杨采钰饰演的林丁丁有感情戏,又是一个被辜负的一个形象,你演过很多这种被辜负的角色,这是一个巧合吗?

       黄轩:这个问题我得想一想。可能有了一个东西的开始,它就一直有一种延续,其实这个没所谓,还是不一样的人物。我觉得在戏剧里,这种不得志,这种被辜负,这种坎坷,都是戏剧结构里最容易出现的情节,因为如果没有这些情节,一个人顺风顺水、万事俱备的,那就没有戏剧的意义了,可能在戏剧结构里总有人性的残缺,总有不得志,总有遗憾,可能它才是戏剧有魅力的地方。

      时光网:但你总会把角色“不得志”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是因为你经历过很多类似的事情吗?

       黄轩:肯定谁都有不得志的这种体验和经历,但其实我已经很得志了。

       时光网:但你以前有过很多坐冷板凳,被导演“放鸽子”的故事?

       黄轩:其实那个是被大家说出来放大了,其实你去采访十个演员,可能有八个都会有这种经历。演员本来就是被选择的一个职业,不能保证你去见每一个导演他都要用你吧,有时候见一百个导演,有两个用你就不错了,在你还是新人的时候,这是非常正常的。只是我那些事出得比较频繁,一个一个一个连在一起,可能被大家整理出来,就觉得比较让人难接受。

       时光网:你现在好像不在意这些事了?

       黄轩:我早已经觉得那个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

黄轩眼中的冯小刚与陈凯歌
“冯导心中有两个打架的小孩 凯歌导演像精神导师”



       时光网:你这两年都合作的冯小刚到陈凯歌两位大导演都合作过,在你眼中这两位导演是怎样的人?

       黄轩:冯导是一个特别性情的人,而且他是不加掩饰的、极其善良的人。他通常有两面,一面非常孩子气,非常柔软,非常善良,又一面就是非常的激烈的情绪,我觉得是有两个小孩在他的身体里。

       他是双鱼座,我也是双鱼座,所以我很理解那种状态,两个小孩打架的那种感觉。他有时候脾气一上来了就着急……但是你会发现他针对事不对人,把事着急处理完了,其实他还是一个非常和气的人,也很尊重大家。我觉得他的性格非常的有意思,你跟他在一起,他会跟你像哥们一样跟你聊天,可以跟你聊电影,聊一些有意思的段子什么的。

       

《芳华》冯小刚导演和黄轩

时光网:你和冯导喝过酒吗?

       黄轩:喝,我们经常喝酒,还好没有经常喝大。他很性情,我是一个也很性情的人,我喜欢跟很性情的人在一起,因为大家总能有一些情绪上情感上的碰撞,你会觉得这才是人和人应该有的交流状态。

       时光网:你觉得陈凯歌导演是个怎样的人呢?

       黄轩:凯歌导演我觉得他像一个导师,他在现场会把每天要拍的东西,要说的事情,他会掰开了揉碎了来跟你探讨,告诉你为什么好,好在哪里,为什么不好,不好在哪里,我们要怎么样调整,他的文化底蕴也非常的深厚。

       所以我们就觉得跟他在一起拍电影就像上了一次大学,有一个这么好的老师,每天在跟你讲课,讲完你就可以去实践,这么专业的电影团队来拍摄你,这边导演来把控着你,指导着你,就会觉得非常非常幸福。而且凯歌导演是一个为人非常正派的人,也是我觉得有情有义的一个状态,他跟小刚导演的性格不太一样。



       时光网:这次拍《妖猫传》曝光出你的幕后特辑,你在雪地里拍摄都是光着膀子的,那场戏是不是很难忘?

       黄轩:那场戏有觉得挺有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特冷,其实我真脱光了站那也没特别冷。我印象里就没有冷这个字,我印象里只有好玩。

       时光网:《妖猫传》中你饰演的白居易,是你很向往的那种状态吗?

       黄轩:是,他是我想成为的人,他的状态这么的柔软,这么的松弛,这么的自在,为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这样的痴狂,可以这样的情绪化。电影里饰演的他跟我的性格色彩都特别的吻合,但是我远远没法做到他这样的极致。

       时光网:但你在演戏的时候也有很痴狂又很自由的那种状态?

       黄轩:对,我也是一种较劲的人,我觉得白居易应该是双鱼座的,我也是跟自己较劲,我在现场表现不好,就真的自己扇自己,我就自己较劲,他也是那样一个人,在电影中他站在雪地里,那不就跟自己较劲呢嘛,诗写不出来,我觉得跟我挺像。

       

《妖猫传》黄轩在表演时哭肿双眼

时光网:你是个很难对自己满意的人吗?

       黄轩:也不是,但是有时候你会觉得可以更好,但怎么就是出不来呢?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拍戏的时候,整个人就会变的特别容易失控。我在生活中都特别理性,跟谁怎么样去说话,平时该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都安排得挺好的,但是我一到演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就容易失控。

       时光网:是不是因为进入到角色里了?

       黄轩:不知道,反正就是角色会对我有影响,可能我的这种自我催眠能力比较强,比如说我今天演一个情绪很低落的戏,那我今天就一直低落,比戏里情绪还低落。然后演开心的戏,我可能今天一天就高兴得就不知道怎么了,就嗨了。然后要演悲伤的戏,就说不出来,然后有时候又给自己就陷进去了。

黄轩:我对细枝末节的情绪很敏感
不愿透支自己拼命接戏 “那是对职业的伤害”


 
      时光网:你的情绪非常敏感和丰富吗?

       黄轩:我很敏感,我对那种人与人之间微妙的细枝末节的情绪,都特别敏感。别人可能心大的人,都没感觉到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可能在心里要嘀咕半天了,要琢磨半天。以前让我觉得这样特别累,但是现在当演员,我觉得这个特别好,你一定要对人与人之间的感受,还有微妙的情绪变化有所感受和体验,那么你在演的时候,这个人物就会细腻很多,所以我觉得对于做演员来说这是好的。

       

《芳华》黄轩海报

但在生活中我一定会累的,别人可能就觉得都没感觉到是怎么回事儿,别人一个眼神可能都不会注意到,我就会注意到了,然后我就在想他为什么那么看我一眼,他那个眼睛里绝对不是他嘴上说的那个样子,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其他的态度,就会很累,就会琢磨,但是这对演员是好的。

       时光网:你演完一个角色是不是会很难告别?尤其是自己特别喜欢的角色?

       黄轩:那也得告别,其实理性上你是觉得我是在演戏,但是感情上你是不一定马上能收回来的。所以比如说像我在《妖猫传》里演白居易,演完也是挺难过的,挺恍惚了一阵儿。

       时光网:你之前在微博上说演白居易的时候,会隔十几天什么也不做,然后就比如喝点酒、发发呆这种状态,也是一种调整吗?

       黄轩:我其实那个时候一晚上什么都不做,是在回顾这一周我拍了些什么,给自己回炉。因为导演给了我太多的启发,太多的引导,因为这些东西是需要去整理的,我一开始是这样想的,但导演是这样想的,我怎么就想不到?导演为什么每次都能想出这么好的东西?他为什么把这场戏能调整成这个样子?这些都是要去整理去学习的,所以我会隔一段时间找一个晚上什么都不做,就在回顾这些东西。

       

黄轩写真

时光网:听说你很喜欢喝茶,还很喜欢喝酒,你觉得喝茶和喝酒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黄轩:我觉得喝茶是理性,喝酒是感性,喝茶能够让人越来越安定,脑子越来越清明,思考的事情是相对理性的,是逻辑的。但是喝酒它会让人更放松、更感性,脑袋想的东西可能更飞扬一些,然后你会享受到一些更感受性的,更情绪上的东西,它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时光网:当你特别累的时候是想喝茶还是想喝酒?

       黄轩:想喝酒,我特别累的时候就想喝两杯,让自己完全就放松下来了。

       时光网:那最近两年你越来越受关注,工作量也越来越大,如何保持自己那种纯粹的表演状态不被影响?

       黄轩:其实我觉得还好,其实我一直在保护自己,像我今年我就拍了《创业时代》一部电视剧,其实九月份拍完一直歇到现在都没拍戏,完全可以再接一部戏的。但是首先我是觉得我累了,第二我内心的声音是想休息,想要出去走一走,想要做一些自己除了工作以外“理想清单”里的一些事情,那就要停一停。

       

《妖猫传》黄轩剧照

时光网:你的“理想清单”里都有什么事情?

       黄轩:比如说我今年实现了我做了一次短期的闭关,我去了印度旅行,这两个我觉得是我清单里要做的事情。其实有人问我说你歇下来慌吗?我说我要一直在工作反而慌了,我哪来那么多体力,那么多精力,那么多心力,去一天又一天,365天在工作?那我自己早都掏空了,掏空以后就在透支,就在消耗自己,所以反而那样我是慌的,那样对我的职业是一种伤害。

       时光网:对于电视剧和电影,你怎样分配自己的精力?

       黄轩:电影和电视剧演员塑造角色的方式都不一样,诠释角色的方式也不一样,讲故事的方式也不一样,所以它完全是不一样的。但是各自对演员都有极大的锻炼,那电视剧是说这一段台词我怎么说,电影可能是这一演我该怎么看,它不一样。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它们都给我了很好的锻炼。

       时光网:2017年马上要过去了,你觉得有什么遗憾的地方吗?或者新年有什么愿望要实现的?

       黄轩:没有什么遗憾的。希望明年能有机会谈个恋爱。

(更专业的影视媒体,更全面的票务周边服务,尽在时光网)

作者:张梦依   编辑:隐饮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16)

发表

本周热读

1

只要吓不死,就往死里吓!

2017年惊悚恐怖佳片回顾

虽然2017年已经结束,但你未必已经看完这一年来所有的好..
2

24位好莱坞明星的早年红毯"艳"照

萌娃惹人疼 女神依然美 还有照片想销毁

24组英美明星们的照片中,既包含了他们第一次出现在红毯..
3

盖尔加朵和"劳模姐"红毯谁最美?

评论家选择奖红毯多图来袭!甜茶呆萌出镜

第23届评论家选择奖红毯多图来袭,“劳模姐”杰西卡·查..
4

为什么中国人不爱看“星战”?

“星战8”内地票房难达3亿 片方&观众谁背锅?

为什么好莱坞视若珍宝的“星战系列”就是难以打开中国市..
5

《复仇者联盟4》杀青!群星瓜分巨型灭霸

美队钢铁侠最后一场戏曝光 唐尼导演合影忙

《复仇者联盟4》宣布杀青,最后一天拍摄的“钢铁侠”小..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