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海伦米伦:出柜也是一样,我们要自由

《爱在记忆消逝前》主创受访 "像在拍意大利电影"

2018-02-11 04:22:47 来源:Mtime时光网

意大利导演保罗·维尔奇直言唐纳德·萨瑟兰和海伦·米伦是他的“唯一选择”,他自己根本没想到能凑齐这对影帝影后级的主演阵容,而后者都被影片的意大利基因吸引到了。

《爱在记忆消逝前》海报

  时光网讯
“怎样在生活的终点发现自己的荒唐”,在银幕传奇海伦·米伦唐纳德·萨瑟兰联袂主演的公路喜剧片《爱在记忆消逝前》中,或许你能找到答案。

  这部由意大利导演保罗·维尔奇执导的影片将于2月23日登陆中国内地院线。前不久时光网有幸在洛杉矶采访到了影片的三位主创。海伦·米伦感叹影片“游击队式”的拍摄过程轻松而惬意;唐纳德·萨瑟兰则兴奋地和我们分享了他年轻时令人难忘的旅行经历;对于现实生活、旅行,以及阿尔兹海默症,他们也都给出了各自的见解。

  导演直言唐纳德·萨瑟兰和海伦·米伦是他的“唯一选择”,他自己根本没想到能凑齐这对影帝影后级的主演阵容,他讲到:“们在剧本写作期间就打了个赌,我向制片人保证,如果唐纳德萨瑟兰和海伦米伦答应参演,我就来拍这部电影,但当时我只是开玩笑,也好给自己一个台阶,因为我担心自己拍不好这样一部设在国外的英语电影,所以我故意说了两个没可能会参演的演员。”

  最终这位很担心电影会被他拍砸的意大利导演,真的得到了两位大咖助阵,一切也都变得水到渠成。但事实上,唐纳德·萨瑟兰和海伦·米伦都被影片的意大利基因吸引到了。前者1964年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就是一部小成本意大利惊悚片《活死人的城堡》(Castle of the Living Dead),后来萨瑟兰还用该片导演沃伦·基弗的姓氏为大儿子命名。而对于海伦·米伦而言,参演一部意大利电影一直是她的愿望。

  《爱在记忆消逝前》是萨瑟兰与海伦·米伦继1990年拍摄在中国取景的电影《白求恩大夫》之后的再次合作。虽然此前仅有这一次合作,但海伦·米伦显然给萨瑟兰留下了深远且美好的印象。萨瑟兰这样评价米伦:“她很完美,除了这个我无话可说。她的演技一流,且与我志趣相投。”

  在选角阶段,萨瑟兰告诉意大利导演保罗·维尔奇,只要后者保证另一位主演是海伦·米伦,他就会签约出演《爱在记忆消逝前》。随后他强调这并非心血来潮的笑话。显然他希望能与一位可以依靠,且能让他变得更好的演员合作。

《爱在记忆消逝前》定档预告

  在《爱在记忆消逝前》中,萨瑟兰与米伦分别扮演约翰与艾拉。这对相伴多年的夫妻驾驶着一辆从前家庭渡假常用的房车,踏上了一段公路旅行。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们。但这场旅行因约翰的阿尔兹海默症和艾拉看似平稳的癌症病情而变得危险。尤其是对于他们已经成年的儿女来讲,这场冒险无疑是令人揪心的。


癌症与阿尔兹海默症
“现在我要是忘了个词,我会很害怕”


海伦·米伦(credit: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Armando Gallo)

  在电影中,约翰的记性越来越差,而且只清楚地记得一些特殊的事情。萨瑟兰为了饰演这个角色进行了很多准备工作,“我自己查过一些资料,也去跟那些真正患有老年痴呆和阿尔兹海默症的人以及照顾他们的人谈过。我对阿尔兹海默症做了很多研究,以至于现在我要是忘了个词,我会很害怕。”但所幸这种忘词的情况还仅限于记台词的时候,由史蒂芬·阿米登执笔的剧本,一定程度上让萨瑟兰感到轻松,“当我转换到约翰的角色中,就可以自然地说出一些东西。我不知道我会说出那些话,别人也没料到,但这些都是从角色中真实流露出来的。”

  如今依然风情万种的“女王”海伦·米伦对于总收到关于癌症和阿尔兹海默症的剧本感到很烦闷,”一些人看着我的时候,就像在看一个老人,我可以理解,毕竟我已经上岁数了,但我不懂他们为什么开始给我那些关于癌症和阿尔兹海默症的剧本了。所以几年前我告诉我的经纪人再也别给我看那些关于癌症和阿尔兹海默症的剧本了。”但有趣的是,《爱在记忆消逝前》同时关于癌症和阿尔兹海默症,这一次“女王”的妥协,还要源于她获得了另一方面的满足。


海伦与萨瑟兰的意大利情结
"这是一部公路片,但拍起来真的很像意大利片"


  “当我接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我看到这是关于癌症和阿尔兹海默症的,两个都齐了。但导演是保罗·维尔奇,而且我一直想参演一部意大利片,因为意大利电影是我最初决定做这行的原因之一。”

  海伦·米伦坦言自己受意大利电影的启发很多,“我一直很爱意大利电影和那些意大利女演员。所以有这么一个用英语出演意大利导演的电影的机会真的很好,英语对白也让我的工作变得轻松不少,”而同时导演的视角也令她有所共鸣,“我喜欢保罗在隐隐的悲剧与艰难中发掘幽默的眼光。他用自己良好的视角表达生活中那种自然的幽默——我们是怎样在生活的终点发现自己的荒唐的。

意大利导演保罗·维尔奇在片场

  虽然《爱在记忆消逝前》是一部英语电影,但米伦表示她的感觉就像是在拍摄一部意大利电影,“只不过你是说英语,而且你是在美国,基本上是在拍一部美国电影,因为这是一部公路片,但拍起来真的很像意大利片,大部分摄制组成员都是意大利人,我一直都很想当意大利演员,这部电影也算满足了我的心愿。”

  米伦形容影片的拍摄过程非常开心,拍摄风格非常自由随性,她兴奋的谈到:“我们直接拍就是了,道具是什么?我们不需要道具!连贯性是什么?我们不需要连贯性!所以他们的拍摄风格,用我们的话叫‘游击队式拍摄’,这让整个拍摄过程非常好玩。”

  而对于意大利,曾与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和费德里科·费里尼有过合作的萨瑟兰同样有着美好的记忆,“1964年,我主演了我的第一部电影《活死人的城堡》;1974年,我跟贝尔纳多合作;1976年,我又在罗马跟费德里科合作。1975年,在费里尼之前,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也邀请我合作一部电影,但很遗憾这次合作没能成功,因为我当时在拍另一部电影。但我对意大利电影的喜爱可能就是自然而然的。第一部把我送进大学,并坚定了我做演员的意向的电影是《大路》,当时我从没看过那样好的作品。”

  而对于这次与意大利导演保罗·维尔奇的合作,他也十分满意:“他的观察力无人能及。海伦是英国人,我是加拿大人,保罗是意大利人,而我们要做的是一部关于一对美国夫妻在美国公路旅行的电影。我觉得这是完美的,因为保罗对美国的了解清晰又准确。”


海伦与萨瑟兰的生活感悟
“出柜也是一样,我们要自由”


萨瑟兰与米伦在片中的角色分别患有阿尔兹海默症和癌症

  《爱在记忆消逝前》中,约翰和艾拉的漫长关系并非完美。两位主演也都在采访中谈及了他们各自的切身感受和生活感悟。

  米伦与电影导演兼制片人丈夫泰勒·海克福德没有孩子,这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米伦认为生活中两个人的合拍程度决定了一段关系能否稳定长久,她谈到:“你们得找到一种在做任何决定时,都能够使二人尽可能地平等、互相尊重的方法。无论是怎样装修房子,还是决定去哪度假,亦或是晚餐吃什么,或者看哪个电视频道,这种方法都是十分重要的。”

  随后米伦还谈到不去了解伴侣的全部,互相都保持一定的隐私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于女方来说,而《爱在记忆消逝前》也恰恰想要传递出这个信息。“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当然,我们可以与其他个体经营良好的关系,但这并不妨碍你独立个体的身份。我觉得这也是这电影想告诉人们的事情中的一小部分:人们,特别是女人,并不能单纯地被她们的家庭、孩子与孙辈束缚。我们都是有独立人格和自己独有身份的人,这也是这部电影想告诉我们的其中一点。”

  米伦还表示十分理解电影中角色的行为,虽然她的父母从来没有跑去公路旅行,但她完全可以理解艾拉和约翰要拿回生活的自主权,特别是在他们的人生接近尾声的时刻,“我可以想象,如果谁的父母在年过七旬时,突然决定要离婚,他们一直瞒着孩子,但其实他们早就没有感情,他们只是为了子女而凑合过日子,我知道这种事情确实存在,”米伦还特别提到了出柜,“出柜也是一样,我们要自由,我决定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我的孩子期望我过的生活。

《爱在记忆消逝前》剧照

  谈到现实生活,萨瑟兰坦言自己是个很容易紧张焦虑的人,他透露了自己的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我每部片约中都会有这么一条:不到拍摄中期,我是不会拍饰演角色前五分钟出现在银幕上的戏的。观众在银幕上看到这个角色的头五分钟很重要,而我需要在熟悉摄像、导演以及所有人之后,放松地拍那五分钟。”

  对于影片中所真实展现的有关死亡与生命尽头的命题,萨瑟兰玩笑道:“现在还不确定,所以我想花点时间换条内裤,”随后他言归正传,谈到自己大概会“优雅地”迎接死亡,但他还是提到了一个条件,“我只是想在我妻子(弗朗辛)之前死,因为我跟她在一起46年了,我不能没有她。”


一部关于旅行的公路电影?
沿途风景不能盖过这个忧伤、温馨、动人的私奔故事”


  显然《爱在记忆消逝前》是一部关于旅行的公路电影,但导演并不希望沿途的风景喧宾夺主,盖过这个忧伤、温馨、动人的私奔故事,因为它并不完全是一部公路电影,“我只想要一些普通的风景,不像小说原著中那样,沿着66号公路一直开,沿途都是巨大的峡谷、新墨西哥州的沙漠,诸如此类的传统美国公路片中常见的风景,我们想要一些更加恬静淡雅的东西,好让我们把关注点聚焦在两个主角身上,”他继续形容到,“这就像水彩画,有时背景只能模糊化处理,好让我们把焦点放在两个角色身上,所以在视觉上我们不想太喧宾夺主,我们只想尽量简单。”

  说到旅行,海伦很认真的说她想去印度,并给出了她的理由,“我从没去过印度,我有种感觉,去印度旅行会很有趣,因为印度文化中对生活、精神以及寻找生存的真谛那种转瞬即逝的理解很独特。”

  萨瑟兰则表示很想和妻子一起试试他在片中和海伦干的事情,同时他还十分兴奋和我分享了一段他年轻时特别经历,这是一段段对他影响深远的旅行。

唐纳德·萨瑟兰(credit: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Armando Gallo)

  “很多年前,我在南斯拉夫拍《战略大作战》的时候,打了六个月扑克,最终赢了1500刀。在杀青前一个月,我拿了一个棕色纸袋,里面装满了当地货币,然后穿越边境去了博洛尼亚。开车载我去那的兄弟直接把我送到了一家法拉利门店,那家店的橱窗里展示着一辆红色的275 GTB。那是辆二手车,大概开了两年的样子。在《战略大作战》中,我演的哪个角色有很长的头发和胡子,他是个嬉皮士,所以我当时看起来也像个嬉皮士。我走进那家店,有两个工作人员坐在柜台那,然后我就问:‘橱窗里那辆法拉利多少钱?’他们根本不理我!所以后来,我就把纸袋拿出来,把所有钱倒在柜台上,然后他们看到那么多钱,就把钥匙给我了(笑)。我开着那辆车去了热那亚,然后把它装上了一艘船。我先在布兰兹-哈奇赛道上学了下怎么开那车,训练了两周。然后我把它装上船运回纽约,我下飞机以后再从纽约开走。我和朋友在车里装了八音轨立体声系统,然后在车上放鲍勃·迪伦的《纳什维尔地平线》和鲍比·金特里的《塔拉哈西大桥》。那是我仅有的八音轨立体声音响。但我和我的特技替身开着他横穿了美国。我不知道他当时吸没吸毒,但他全程都很嗨(笑)。我们花了33小时横穿美国,那是12月的事。我们沿途在新墨西哥州停了一次,因为我们开到了140英里/小时,但他们让我们减速到85英里/小时。我当时的妻子Shirley把双胞胎扔给我,但那辆车只有两个座位,所以我用它换了一辆大众房车。这笔交易其实很值,那辆房车是全新的,价值4000刀,所以我还用法拉利赚了2500刀。在1980年代,有一次我在换台找棒球比赛,因为我很喜欢棒球,然后我听到了我的名字。我赶紧转回去,那是德克萨斯州的一个汽车拍卖会。他们在拍卖我的法拉利275 GTB!最后还真的成交了。”

作者:Brent Simon 翻译:赵关洋   编辑:ruo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6)

发表

本周热读

1

"漫威之父“斯坦李病逝,享年95岁

创造诸多经典超级英雄 客串每部漫威电影

外媒确认,“漫威之父”斯坦·李去世,享年95岁。
2

"神奇动物2"全球首映口碑略逊前集

更黑暗更复杂反派抢眼 粉丝雀跃路人疲惫

《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昨晚在法国巴黎举办全球首映..
3

"复联4"概念图疑似泄露,或涉及重大剧透

众角色身穿"量子战衣" 齐齐进入量子领域?

一组《复仇者联盟4》概念图疑似泄露,众角色身穿“量子..
4

"神奇动物2"英国首映埃兹拉米勒又抢镜

凯瑟琳沃特森孕肚明显 罗琳气质不输演员

《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在英国伦敦举行首映礼,众主..
5

没有英雄的宇宙,没有大侠的江湖

斯坦李&金庸:被重构的美国与渐行渐远的武侠

两周之内,两位大师先后离世,在这个失去了金庸和斯坦·..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