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比把人送上月球更伟大的梦想了” 《登月第一人》导演达米恩·查泽雷专访 – Mtime时光网
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没有比把人送上月球更伟大的梦想了”

《登月第一人》导演达米恩·查泽雷专访

2018-10-22 08:50:17 来源:Mtime时光网

时光网与《登月第一人》导演达米恩·查泽雷讨论了他迄今为止最大的电影挑战。

达米恩·查泽雷

       时光网讯 很难让人相信,金球奖最佳导演奖得主、《爱乐之城》的导演达米恩·查泽雷只有33岁。如今,娱乐行业的商业领域尤其充满了混乱和不确定性,但当人们思考电影的未来、衡量未来50年电影的前景时,像查泽尔这样技术上很有天赋,还有着很强的讲故事能力和深厚人文精神的电影人,最能激发人的想象力。

       他的新电影《登月第一人》刚刚在威尼斯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上进行了首映,它讲述了1969年著名的阿波罗11号登月任务前几年的故事。这部由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监制的电影,让查泽雷和他在《爱乐之城》中的搭档瑞恩·高斯林重逢,从第一个在月球表面行走的人尼尔·阿姆斯特朗的视角开始阐述。

       这部雄心勃勃的电影探索了阿姆斯特朗和他的同事们的辛勤工作和牺牲,以及阿姆斯特朗的妻子珍妮特(克莱尔·福伊饰)和他们的家庭所付出的巨大代价,这是一部扣人心弦、叙事完美的电影,它让我们记住并重新关注伟大的梦想和团队合作的价值,是的,技术和科学事实,将不可能的东西转化为人类的想象和意志。

《登月第一人》海报

       最近,时光网有机会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与查泽雷进行了面对面交流,和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导演就《登月第一人》、高斯林、他未来的职业轨迹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Mtime:有好几次你都说过音乐是你以前电影的动机之一,其中有两部实际上是音乐剧,其中一部讲述了一个想成为音乐家的人的故事。那么这次你的动机是什么呢?是与这个主题相关的东西,还是纯粹是这个人本身?

       达米恩·查泽雷: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这个人本身。我发现尼尔作为一个个体是如此的迷人,他能够做那些看起来如此深不可测的事情。但我认为,我第一次接触这个主题的原因是,我以前拍过讲述了各种各样的梦想电影,某种程度上,没有比把人送上月球更伟大的梦想了。

       你仔细想想,在1969年之前的几个世纪里,这就是人类的幻想,感谢法国著名魔术师和导演乔治·梅里爱(和1902年的《月球旅行记》),让它在电影诞生的那一刻就存在了,这是种原始的想要探索,想要突破界限的冲动。让我着迷的是这段历史,尼尔在这期间的生活,这八年,这一群能够把幻想变成现实的人,尼尔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这就像是在做一个人类长久以来都在做的梦,然后把它变成现实。他们用纸上的数字使它变成真实的,用金属丝和胶带把它变成真实的,用瑞士军刀使它变成真实了,用模拟管和旋转刻度盘使它变成真实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现在看看这些飞行器,它们看起来好像只能离开地面两英尺,更不用说飞进太空了。所以我认为是这疯狂的梦想,成为了我真正的灵感。在某种程度上这成为了我的爱,看着他们将梦想变成现实。

《登月第一人》中文预告

       Mtime:关于瑞恩·高斯林,是什么让他成为你塑造尼尔·阿姆斯特朗的第一人选?

       达米恩·查泽雷:你可能知道,我第一次去见瑞恩谈尼尔·阿姆斯特朗的时候甚至还没拍《爱乐之城》。我就是想让他来做这个角色,主要有这些原因。第一,我认为他是这样的一个演员,他可以用很少的手段来传达很多的情感,不需要太多的词语就能跨越某些东西。我知道这对尼尔很重要,因为尼尔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的人。

       而且我觉得瑞恩有一种孩子气的神奇的感觉在他的眼睛里流动,我觉得这对尼尔来说也很重要。尼尔是一个经历了巨大痛苦的人,他失去了一个孩子,但即便他遭受了如此多的黑暗,也从未完全失去眼睛里的那种孩子气的光芒。他总是望向太空,望着月亮,我觉得瑞恩也能表达出来。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真的,也许他们都是从小在小镇长大的孩子,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经常仰望天空,但我相信瑞恩可以演得非常好,演出那种梦想家的感觉。

高斯林片中造型

       Mtime:《登月第一人》有着什么样的独特的结构挑战?因为你在试图讲述一个关于8年时间的庞大的故事,同时又将它与阿姆斯特朗的家庭生活联系起来,使观众可以在情感上产生共鸣。在保持这种亲密感的同时,还要保留着这个巨大的事件中的片段,在这之间取得平衡有多难?

       达米恩·查泽雷: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我这部电影的全部意义所在。就风格而言,它是试图找到一种方式,就像你说的,以一种非常亲密的方式讲述这个史诗般的故事。有时候它只是很主观地从思想上去弄清楚,如果是尼尔和珍妮特在这一刻,他们会看到什么;有时候是肢体上的主观拍摄,POV拍摄等等。

       另一些时候,它仅仅是一些亲近的东西,不是存在于那些非常宽幅的、辉煌的镜头中,而是真正地努力钻研普通电影中可能跳过的微小细节,比如人物指甲里的污垢,或者他们在太空用铅笔和纸手工计算等;再或者,在地面上清理游泳池,和孩子们玩耍等等,这些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许不是尼尔生活中最成功的部分,但都是一些能增加一种重要的现实感的瞬间。这些都是关键,但如果没有大量的研究就很难做到这一点。

家庭在片中占了很大部分的剧情

       所以,编剧乔希·辛格做了大量的研究,尽可能多的去了解那些时刻。尼尔的家人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的两个儿子,里克和马克,几乎每一步都在帮助乔希,从他们吃的早餐麦片到家里播放的音乐等等。这些东西我们一直在努力研究并投入到电影中。

       Mtime:《登月第一人》是你拍摄的第一部以现实生活中的人物为原型的电影,可以告诉我关于这种新挑战的压力吗?比如,你对这个家庭的责任感,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活着,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吗?

       达米恩·查泽雷:这确实太让人伤脑筋了。你说得对,责任很重大。不过同时,这也是一份礼物,因为他们对我们很慷慨,愿意帮助我们,希望我们把事情做好。一开始,他们是想要确保我们真的想把它做好,在和我们的第一次交流中,他们想要确保我们不仅仅是一群来自好莱坞的,想要拍一个我们自己的故事版本的人。

有关家人的细节都经过认真研究

       当他们意识到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这部电影的真实性时,他们决定愿意提供的最大的帮助。虽然他们不是每天都在片场,但经常都会在。甚至有一些小的场景,我还设法说服他们在里面做一两个小配角。马克和里克,还有尼尔的其他家人,包括他的孙子都在现场。这样的事情很有趣,也很酷。但重要的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让他们更靠近一些。

       Mtime:《爆裂鼓手》《爱乐之城》和现在的这部电影都展示了人们为了追求卓越而奋斗,以及在人际关系上所付出的个人代价。所以,你觉得在你自己的生活中,你为了追求卓越让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达米恩·查泽雷:我想你说的是一件让我觉得,这是我对尼尔的故事最基本的了解的一件事。我从来没有去过月球,我从来没有去过太空,我没有生活在20世纪60年代,这些都是与我的经验格格不入的东西。但是追求一个目标的想法,追求一个梦想的想法,尽你所能让这个梦想成为现实的想法,即使它看起来不太可能,在我自己的生命历程中,我也是与之相关的。

导演帅得可以出道了

       我认为最艰难的事情通常是牺牲,是你的余生中发生的事情都不涉及到那个梦想。某种程度上,这是尼尔必须面对的一个挑战——和他的家人在一起会对他们造成真正的伤害,而他自己也在这一任务中投入了更多的时间。但是,在他回到家后,我们给了观众一点暗示,那就是一旦你完成了一件大事,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进去,你怎么在这之后再找到前进的道路呢?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但是,我认为这一切又回到了平衡,有时很难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找到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我想这可能是我所有电影中的一个线索。

       Mtime:所以你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到平衡了吗?

       达米恩·查泽雷:我觉得我已经越来越好了,但是也经常犯过一些错误。比如说,我觉得自己在拍《爆裂鼓手》时就没有那种平衡。但是,一点一点地,我快要做到了。

达米恩·查泽雷

       Mtime:尼尔·阿姆斯特朗在影片中接受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采访时,谈到了太空旅行带来的视角变化,以及它如何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视角,让人们能够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很明显,《登月第一人》是一部非常不同的电影,有着6500 - 7000万美元的预算,这是《爆裂鼓手》《公园长凳上的盖伊和玛德琳》甚至《爱乐之城》都比不上的。所以从这个新的角度来看,在完成了这部电影之后,这对你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影响?你现在如何看待那些你之后想要向前发展的电影?

       达米恩·查泽雷: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想我的观点在每部电影中都有所改变,以它自己的方式,你总是在学习。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技术难题。一般来说,当你在做太空电影的时候,你必须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比如你要如何模拟零重力,或是月球表面的重力加速度,如何模拟太空发射,太空服等等。

《登月第一人》剧照

       要想搞清楚这些事情必须有一些反复的尝试和错误,因为我想让整部电影都能感受到真实的感觉,几乎像纪录片一样自然,所以当你在摄影棚的舞台上时,要保持这种现实的水平,你周围的一切都是很艰难的。我认为这是我在学习过程中学到的一些东西,感觉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在这方面做得越来越好。

       这也是我希望在未来的电影中能够坚持的东西,作为一个提醒和一个教训——无论一部电影的技术需求有多笨拙,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种方法来定位内在的人性,总要找到一种方法来确保演员们有他们需要的东西。这成为了我们这部电影的准则,我认为未来我会提醒自己这是多么的重要。在这方面,我很幸运能有像瑞恩这样的人,我认为他几乎可以把你抛给他的任何东西都接住,让它变成现实。他以一种真实的方式来做每件事,这是一份真正的礼物。

作者:Brent Simon   编辑:HAHA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18)

发表

本周热读

1

李小龙女儿李香凝告诉昆汀:你闭嘴吧

"他可以随意塑造李小龙 但别说这是真实的"

昆汀导演两次回应了在新片《好莱坞往事》中对功夫巨星李..
2

这些香港鬼片,都是童年阴影!

四十年从头细说香港恐怖片的辉煌

关于香港恐怖电影的往事,为大家进行一些简单回顾。
3

"复仇者联盟4"曝特效解析视频&剧照

美队大战至少拍两遍 惊奇队长全程光环笼罩

《复仇者联盟4》特效呈现水平有目共睹,“美队大战”曝..
4

NBA球星:李小龙是我哥们,昆汀不尊重他

天勾贾巴尔怒撰长文 分享真实经历怼昆汀

前NBA传奇球星“天勾贾巴尔”撰文,力挺好友李小龙,称..
5

《寄生虫》真的比《燃烧》好吗?

剧作有漏洞但雅俗共赏 贫富隔阂不只因为钱

《寄生虫》和《燃烧》,究竟谁更好?为了找到答案,时光..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