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中国古代人对同性恋比现在还宽容"

专访柏林获奖片"再见南屏晚钟"夫妻档主创

2019-02-19 10:43:01 来源:Mtime时光网

时光网在柏林专访到华语片《再见,南屏晚钟》导演相梓,和她的丈夫、摄影指导Jose Val Bal,聊聊这部作品诞生的故事。
  时光网柏林讯
出生于北京的电影人相梓在纽约上电影学校时,遇到了未来的老公。

  现在,距他们首次相见已过去了8年,而他们也共同创作了他们的第一部电影《再见,南屏晚钟》。其中,相梓担任导演和编辑,Jose Val Bal则是影片的摄影导演。

  这部电影被选入了柏林电影节赫赫有名的全景单元,并最终捧得泰迪熊奖。在那里,这对夫妻档与时光网进行了专访。

  导演透露道,在拍摄期间,她已经怀孕4个月——这是这对夫妇的第二个女儿。这部电影的部分创作灵感也是来源于她自身的经历。

  《再见,南屏晚钟》技巧娴熟地讲述了一个处于危机中的家庭故事。娜仁花非常好地饰演了这个家庭的女家长李久梅;几年前,她发现自己的老公竟是一个同性恋。

  这对夫妇的女儿、已经怀孕的黄筱萸(南吉饰)与来自西方的丈夫一同回到中国的家时,过去埋下的秘密正试图将这个家庭撕裂。李久梅对丈夫和站在后者一方的女儿感到愤怒,于是加入了一个邪教。


相梓和JOSÉ VAL BAL(图片来自JOSÉ VAL BAL的Ins)

  相梓生于北京,本科就读于北京林业大学经济专业,而后到了纽约学习电影。Val Bal则来自西班牙。现在这对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女儿居住在巴塞罗那。

问:你们是什么时候相遇的?

JOSÉ VAL BAL:我们是2011年二月份相识的。我们都在纽约读研究生,然后在拍摄一支音乐录影带的剧组认识的。差不多10天后,我们又在学校见到了。之后的几年里,我们一起学习,有时候一起做做项目。在2012年底,我们开始约会了。又过了一年,2013年10月,我们结婚了。现在我们有两个女儿,大的已经4岁,小的才3个月。

我妻子在拍摄《再见,南屏晚钟》的时候已经怀孕4个月了,当然这纯属巧合。一年前我们就写好剧本了,但那时没有钱来拍,所以我们要拉资金。有段时间我们甚至都要去抵押房子来筹钱了,还好在去银行前有几个人决定投资,我们就觉得钱够了,可以拍了。那时我们还发现我太太怀孕了,然而她很坚定地说:“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拍。”

问:怀着孕拍电影是什么样的?执导一部电影就很有压力了……

相梓:没错(笑)。刚开始我记得我跟执行制片人讨论,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演员们我怀孕了。因为我是个新人导演,又是一名女性,我怕他们会对我丧失信心,会感到心里很没有底。但我觉得告诉他们才是对的,所以在选角过程中,我就简要地提了下我怀孕的事,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跟我一起工作,这让我很开心。



问:这个故事的灵感从何而来?

相梓:我的母亲从2014年开始就加入了一个邪教,她是成员之一。在这之前,大概是我10岁的时候,她在另一个邪教,还把我带去了。我从那开始就对那种东西形成了一种幽默感。当我生下第一个孩子后,我跟我母亲说:“请您不要再信那个邪教了,那真的很可笑”,我试图跟她沟通,但她把自己很严实地包裹起来,并不想跟我交流。她想让我也相信她所相信的,这就是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

问:片中由南吉饰演的女儿有个来自西方的丈夫,你自己的丈夫也是西方人;片中她的母亲加入了邪教,你母亲也是如此。所以对于黄筱萸这个角色,你觉得自己有多像她?

相梓:大概60%吧,剩下的40%是否真实由不得我说了算。我丈夫的确是外国人,我母亲也确实加入了邪教,所以这些部分是真实的。

问:但在片中,那位母亲发现自己的丈夫是同性恋,这部分只是虚构?

相梓:是的,那只是故事。在中国,同性婚姻是不受支持的。他们表面上说对LGBT人群没有歧视,但又表示:“我们不允许同性婚姻,因为这与我们的历史与文化价值是相悖的。”对我正好很爱读古诗和历史类书籍,我发现有些古代中国人对于同性恋比现在还要包容。

在新中国,我觉得观念正在逐步转变。我想在故事里写进一个同性恋角色的原因是,现在有很多人不敢出柜,他们得向亲近的人撒谎,同时也是在欺骗自己。因为你不能对自己诚实,你会面临许多压力。

如果你选择这样活着,你需要寻找一个情感垃圾桶——你必须得把那些抑郁情绪都扔掉。你得努力去演,演得好像你跟大多数人一样,向亲近的人们证明这一点。你会变得很无助,所以你得找回自己本来的样子。在电影里,那位母亲把自己的女儿当成了一个情感垃圾桶——她就那样把所有负面情绪都倾倒给了女儿。



问:你们在学生时期就一起工作了。那么合作这部电影的感受如何?在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后,你们是否会在晚餐时间还在讨论电影的事情?

相梓:我们不会一直讨论。有时候我们会,但是如果没在拍摄,我们很少会谈到这个。

JOSÉ VAL BAL:我们连续拍了18天,大多时候收工之后,我们会回家陪女儿——可能也会为接下来的一天做些准备,但大多数时候只是陪着女儿。你知道,这很有趣,但我们真的很少在家讨论电影方面的事。在家的时候,我们就把精力放在女儿身上。

问:在拍电影的时候你怀着孕,而你又要同时面对第一次指导所带来的压力。对你来说,拍这部电影是个愉快的经历吗?

相梓:是的,拍这部电影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大家会看着我挺着大肚子跑来跑去,然后跟我说:“我的天呐,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知道,我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了,我知道该怎么做。在我怀大女儿的时候,我不碰咖啡和茶,甚至不敢吃生鱼——但我爱寿司!我怀老二的时候,我会喝茶,有时喝点咖啡,还吃寿司。所以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因为我已经有这方面的经验了。

JOSÉ VAL BAL:我们还做了很多前期工作。我们获得投资的时候,就发现她已经怀孕了。那时候我们已经计划了预算,排出了拍摄日程。因为已经知道她不能一天工作太久,所以我们的计划也考虑到了这一点。

问:今年在柏林,是中国电影的大年。这是否证明中国电影已经来到了一个好的时代?

相梓:我想是的。有几年时间里,只要你拍电影就可以赚钱,无论是什么类型的片子。只要你拍些稍微烧脑或者优点搞笑的片子,一旦上映,你就可以赚到钱。很多拍网络电影和网剧的人也可以赚钱。但现在观众的要求明显提高了,他们知道哪些点子很烂俗,哪些是非常好的巧思。所以这个市场在越变越成熟,我想那些投资人也在变得成熟。

问:你已经想好下一部作品的故事了吗?

相梓:是的,还是关于家庭的。故事关于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经历过三次失败的婚姻,却还是想追求真爱。背景依旧会在中国。



问:把自己的作品带来柏林是什么感受?

JOSÉ VAL BAL:我想人们不是为了电影节而做电影,而是想通过电影来将想讲的故事展现出来。我们开始是想参加柏林电影节,但你知道,有4000部作品一同角逐,只有400部能进入电影节;最后,只有45部可以入围全景单元。所以当我们知道自己的作品被选中,真的非常开心,也深感自豪。

问:Jose,将来你会尝试执导吗?

JOSÉ VAL BAL:未来的某一天,会的。现在,我太太会做导演,我来做摄影师。我有个想要导演的电影雏形,但我太太已经有两部我们想一起完成的剧本了——我们得先把这两部拍完,然后我也会考虑自己导演的那部。

问:你会做他的摄影师吗?

相梓:(笑)不,他想让我给他当剪辑。

作者:Martyn Palmer   编辑:飒飒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38)

发表

本周热读

1

终于来了!《八佰》8月21日全国公映

华谊兄弟官宣定档 助力国内影院复工

《八佰》经历一年多的等待后,将于8月21日国内上映。
2

什么情况?囧雪基特哈灵顿当街掏裤裆

与妻子“火吻”萝斯莱斯利一起逛街遛狗

囧雪这回囧了。
3

电影《射雕英雄传之九阴白骨爪》杀青

聚焦黄药师和梅超风的爱情 演员暂未公布

到底谁扮演梅超风和黄药师呢?
4

经典格斗游戏改编《拳皇·觉醒》曝预告

国内顶级班底制作 日本公司SNK正版授权

请在留言区分享你与《拳皇》的青春记忆吧~
5

大本带小女友见"好基友"马特达蒙夫妇

一眼看出热恋情侣和老夫老妻的区别

大本和小女友热吻,马特呆萌把老婆晾一边,一个人玩沙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