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姚晨,四十:直面爱与欲望

《送我上青云》可能让男观众感觉"被冒犯"

2019-08-16 07:20:23 来源:Mtime时光网

姚晨:直面爱与欲望

愿意做那个捅破窗户纸的人

拍情爱戏严肃又紧张

第一次体会到"身体创作"的滋味

女导演女监制的处女作

可能让男观众感觉“被冒犯”

姚晨戏外的困惑

40岁职场与家庭的重重压力

在40岁女演员无戏可演的集体哀叹声中,姚晨找到了属于她的终极武器——关注女性的价值,不仅仅是社会赋予她们的外在价值,更重要的是她们的内在价值,直面爱与欲望,做那个捅破窗户纸的人。
       时光网特稿 2019年的8月盛夏,内地观众迎来了一部“端庄上映”的女性题材电影《送我上青云》,在电影上映前,主演姚晨马不停蹄地与各位意见领袖展开映后对谈,从影多年,她首次挑战大尺度的情爱戏。谈起这件事大姚坦荡大方,“这是我第一次完全用自己的身体参与了创作”,话语里未见丝毫的局促和羞涩。

       

姚晨参加《送我上青云》映后对谈活动

《送我上青云》是一部小成本电影,也是导演兼编剧滕丛丛的处女作,同时还是姚晨第一次担任监制的作品。这是一部直面女性生死、爱欲的作品,在当下的舆论环境中,这样的立意不仅仅是大胆,更可以称得上是勇敢。

       影片讲述了女主角盛男得了卵巢癌,在没颜没钱没伴侣、父母一团糟、工作不开心、身体还有绝症的情况下,追求爱与欲望真实满足的故事。主题虽然是严肃的,但表达上却是举重若轻,轻松又幽默的。

       在姚晨眼里:“在今天这个时代,正视欲望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女性完全拥有对自己身体的主权权。寻找爱、寻找性、寻找美好从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在电影中有一个情节让人印象深刻,“又丧又刚”的盛男,向袁弘饰演的角色求爱,她并不是委婉地表白,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出口:“我想和你做爱”。

       这样直白大胆的女主角,让不少男观众看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姚晨完全理解“一些男性观众看完会有种被冒犯的感觉”,作为一部纯女性逻辑的电影,它还没有阴暗到要去诋毁男性的程度。只是在大家的观影习惯里,男性的形象大多是刻板化和理想化的,这部电影因为真实,所以尖锐到令人坐立难安。

     

姚晨在微博上维护女网友,收获超过十一万点赞

坦荡的大姚不仅敢于在影片里为欲望呐喊,同时敢于在微博上直接“开车”。当有博主描述一位姑娘曾在初夜时遭遇渣男时,姚晨直怼道,“下次再遇到挑三拣四的渣男,直接告知:不是我太胖,而是你太细。”说得实在是太痛快了!这条微博收获了超过11万个点赞。

      回望姚晨的成长故事,看似顺风顺水,实则一路都在和自己死磕。出道时姚晨因为《武林外传》这部喜剧迅速走红,但她深知自己不是一个喜剧天才,又努力尝试各种类型角色,终于遇到了《潜伏》中的翠平,才打开新的局面。后来她转战过大银幕,当过“微博女王”,也全身心扑在怀孕生子上好几年,“忽然发现自己在原地踏步,就会惊出一身汗。”

      《送我上青云》是姚晨作为“监制”身份参与的第一部电影,也是她新成立的坏兔子影业的首部作品。为了拍出自己最想拍的故事,姚晨愿意打破舒适区,尝试全新的幕后领域工作,同时完成自己新的成长。

       

《送我上青云》时光观影团映后采访

和大多数女性比起来,姚晨早已算是“成功人士”了,但她却觉得,女主角“盛男”的很多困惑,她也完全能感受得到,因为这种困惑并非来自个体,而是来自于社会对女性的偏见。

       偏见从来不会主动消失,和“沉默的大多数”不同,姚晨愿意做那个捅破窗户纸,勇敢发声的人。

       2018年8月,姚晨在录制《星空演讲》时,第一次把年近40岁女演员的职场现状告诉大众。在这段演讲中,她讲述了自己两度怀孕给演员事业带来的巨大冲击。“女人不麻烦,女演员也不矫情,职业困境也不仅仅只局限于影视圈。总得有人提出问题,才能得到关注,未来才有可能改变现状。”当姚晨的师姐海清公开提起40岁女演员的困惑,大姚又一次发声支援。

       

《送我上青云》勇敢版海报

《送我上青云》中的“盛男”,活得不甘不服,想要挣脱,她好似现代的女版孙悟空,也许飞不出五指山,但初心不改,筋骨不弯。在电影里姚晨塑造了这个角色,而在现实中,她们亦是互相塑造的,“盛男”早已融进了姚晨的血液里。

       今年6月22日凌晨2:49分,睡不着觉的姚晨,在微博喃喃自语,“深夜想念‘盛男’,她还在继续丧着,继续刚着吧?演过那么多角色,心里唯一放不下她。或许是因为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个失败的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曾是高尚的,如今却和不切实际、幼稚划了等号。而我始终固执认为:理想主义是光、是火、是夜空中最亮的星。祈祷我永远做个天真的理想主义者吧!等不来风,就自己上青云。”

《送我上青云》与直面女性欲望
姚晨:寻找爱、寻找性、寻找美好从不是羞耻的事

       在国产现实主义题材电影里,几乎极少正面表现女性的欲望,人们通常羞于谈起,或认为这是“肮脏不堪”的。即使谈起,女性也大都是从属者、接受者和配合者,很少主动去追求,更不要说直白地坦诚自己的欲望了。



       《送我上青云》在对于女性欲望的大胆描写上,拿出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姚晨饰演的女主角盛男,向袁弘饰演的角色直接求爱,她不是委婉地表白,而是坦坦荡荡地说出:“我想和你做爱”。这是由中国女性喊出的一句令人震聋发聩的台词啊!

       社会学家李银河认为,“《送我上青云》提出了一个对女性来说特别重要的课题——女性性愉悦的权利,这个问题在西方上世纪70年代性革命的时候就已经提出来了,现在这部电影也勇敢提出来了。”

       

《送我上青云》“不服输”预告

姚晨的朋友在看完影片之后,开玩笑说,这部电影是“一个绝症女性在彻底丧失幸福机会前,展开了一场寻找完美性爱的旅程。”

       她觉得这个总结既正确也片面,“因为在中国,一个女性主张性的要求,似乎是不能拿来讨论的。但寻找爱、寻找性、寻找美好从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大众对欲望也总有千奇百怪的误解,我们有时候会把欲望解释为孤独,但姚晨认为:“欲望就是欲望,每个人都需要正视。欲望不是一个负面的词,反倒有时候让我们有开拓前进的冲动力。”

       姚晨原来觉得只在影片里尝试了一小步,听到外界的反应,她才知道迈了多大多勇敢的一步。

姚晨:拿出专业态度,“严肃紧张”拍摄情爱戏
第一次体会到了“身体创作”的滋味

       
      事实上,即使全剧组成员都像“第一次进洞房般紧张”,《送我上青云》中两场情爱戏的拍摄依然是非常严肃的,但同时也是自由的。

       

《送我上青云》剧照

在影片的映后公开对谈活动上,姚晨回忆说:“我做演员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拍这样的戏,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冒险,也是对自己的探索。我们的摄影林良忠老师已经60多岁了,拍过李安早期的‘父亲三部曲’,即便是最年长的他,也没有拍过这样的戏。”

       “一开始看剧本,我就在这两场戏上忐忑,那时候不停问导演她到底要怎么拍这场戏。真是一场豪赌,因为我不知道她会把我拍成什么样。”

       虽然会有忐忑,但姚晨还是硬着头皮拿出了专业态度:“拍摄前一天,我们几个主创非常严肃认真地讨论,片中的男女主角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才体现两个人的人物关系的推进和变化,我们确实做了一些设计。不过很遗憾,这两场戏最后都没有办法以特别完整的面貌和大家见面,所以戏剧上的力量会削弱一些。

       从演员的层面上来讲,姚晨第一次体会到了“身体创作”的滋味:“这两场戏解放了我的另一部分的天性,让我第一次完全用我的身体去参与了创作,这在以前没有体验过的。”

女监制+女导演的处女作《送我上青云》
一路走来,姚晨和自己不断死磕

       《送我上青云》作为一部描绘当代女性现实遭遇的影片,由女性主创统领创作走向,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姚晨《送我上青云》里首次担当“监制”一职,与新人女导演滕丛丛搭档,一起贡献了这部由女监制和女导演合作的新人处女作。



       毫无疑问,这两位重要的女性主创,让《送我上青云》增添了强烈的女性气质,在影片方方面面的细节中,都流动着女性特有的细腻情感。但导演又喜欢用举重若轻的黑色幽默表达,让压抑的故事与诙谐的人物水乳交融,充满了五味杂陈的生动趣味,并带出了人文主义的温柔关怀。在男性导演占据主导地位的内地市场,这样的电影显得新鲜而少见。



       《送我上青云》是姚晨的第一次担任监制的电影作品,聊起从台前转型,尝试幕后工作,还要从她成立的“坏兔子影业”说起。

       2017年姚晨产后复出,她和先生曹郁决定共同成立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番,做出一些有态度的、聚焦人文关怀的作品。

       作为一位已经足够出名的演员,好好拍戏完全能让姚晨活得很舒服,为什么又要自立山头做公司呢?这和《送我上青云》中“又丧又刚”盛男不谋而合,姚晨同样有种理想主义者的倔强和固执。好友宋佳一语道破大姚的初衷,“我理解她为什么要自己做监制,因为整部电影就是她想说的话。”

     

《武林外传》中姚晨饰演的郭芙蓉人见人爱

回望姚晨的成长故事,刚出道时她因为主演喜剧《武林外传》迅速走红,但是,有很长一段时间,她是非常抵触喜剧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喜剧成就了她,也反过来局限了她。有天她忽然发现,自己被贴上了诸多和喜剧有关的标签,从“喜剧新星”到“女版周星驰”等等,但没人比她更了解自己。

      “我深知自己不是一个喜剧天才,无法像周星驰先生、憨豆先生那样创造出一套全新的喜剧表演体系。”与其一直自我重复,不如去尝试各种类型角色,趟出一条新路。

     

姚晨和孙红雷主演的《潜伏》

幸运的是,姚晨遇到了《潜伏》中的翠平,不仅帮她顺利摘掉了根深蒂固的“郭芙蓉”标签,成为一个可以挑大梁的合格演员,还因此获得了第二届华鼎奖电视剧最佳女演员奖。

     从陈凯歌导演的电影《搜索》开始,姚晨又开始转战大银幕,在这十年里,她演了很多部电影,努力塑造不同的角色。但还是会有观众问她:“翠平,你怎么这么多年都不演戏了?”求得一个好角色如此不易,转型之路走得分外艰难,姚晨甚至自嘲:“我一路走来,是一步一个跟头。如果你们是我,会不会早想改行了?”

     

《离婚律师》

其实连姚晨自己也想过改行,因为有一阵子,她的微博玩儿得太成功了,甚至让网友们忘记了她的演员身份,直接称她是“微博女王”。

     2014年的热播电视剧《离婚律师》,终于让姚晨打开了新的局面,这个独挡一面的“职业女性”,搭配干练的西装套裙,成为了她新的代表性面孔。但很快,一大波新的雷同角色,又找上门来了。

     “你忽然发现自己的原地踏步,重复着一些东西的时候,就会惊出一身汗,会在心里不断地喊叫,你进入瓶颈了,赶紧打破它!”

      《送我上青云》是导演滕丛丛筹备了四年的处女作,为了导演和“盛男”这个角色,姚晨愿意再勇敢冒险一次。

      两个女人凑在一起拍戏,在“深山老林”中足足呆了40天,虽然苦乐掺半,但回忆起来姚晨的脸上带着满足,“虽然我们也有争执和拍桌子,但总体拍摄过程还是很顺利的。”

      《送我上青云》是坏兔子公司第一部真正参与制作的电影,姚晨想用这部电影为公司整体的艺术方向定个调性,同时,完成自己新的成长。

《送我上青云》可能让男观众感觉“被冒犯”?
不仅探讨女性或男性,更多是在探讨人性

       不少男观众看完电影,都有种隐隐约约不太舒服的感觉,姚晨完全理解“一些男性观众看完会觉得被冒犯”,因为“它确实是一部纯女性逻辑的电影,但是也没有阴暗到要去诋毁男性的程度,只是在大家的观影习惯里,对男性形象的塑造,都太过理想化和刻板化了。”

       

姚晨出席《送我上青云》映后对谈

事实上,女性观众看男性导演作品中各种伟光正的男性角色,以及脸谱化的女性角色,同样会觉得被冒犯,同样没有很爽,只是少有人提起罢了。

      《送我上青云》中的男男女女,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他们都有各自的矛盾和问题,他们太像我们生活中每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了。因为真实,所以尖锐到令人坐立难安。

       作为男性观众,《少女哪吒》导演李霄峰是这样理解的:“《送我上青云》既能听见女性的勇敢心声,也能看见男性的虚伪面目。电影中对男性的刻画,把他们在权利社会里的虚伪,揭露得非常清晰,我也看到了我们作为男性,在时代里不为外人道的一些感受。”

       

《送我上青云》“女人刚到底”预告

姚晨甚至不认为《送我上青云》是一部纯粹的“女性电影”,她反而觉得:“电影艺术应该是跨越性别的”。

     “女性电影不只是拍给女性看的。我们的电影太缺乏对个体的生命关怀了,这次没有想具体去区分性别,而想关注每一个具体的个体。这部电影不应归类为女性电影,影片探讨的不是两性问题,更多的是人性。”

姚晨:做那个勇敢捅破窗户纸的人
戏外的困惑 40岁职场与家庭的重重压力

       最近两年,姚晨连续塑造了几个看上去有点“强势”,又各自有苦衷的女性角色,从电影《找到你》,到大热剧集《都挺好》再到最近的《送我上青云》,三部作品连在一起看,简直可以总结成一部“当代女性困惑合集”,从家庭与事业的平衡、和原生家庭的挣扎抗争,再到理想主义者拼命追求真爱与欲望。当代女性要硬抗的挑战,可真是多啊!



       在姚晨眼里,“盛男的很多困惑,我自己完全感受得到。因为这个困惑不是个体的,它来自于社会对女性的偏见。”

       首先便是年龄的压力,去年在《星空演讲》中姚晨这样说,“我是1979年10月出生的,这个年份就很尴尬。80后的末班车我没赶上,说自己是70后我又不甘心。明年我就40了,按理说四十不惑。但我怎么觉得,自己的人生困惑却越来越多了呢?”

       

《送我上青云》片尾曲《悟不空》MV(演唱:许飞)

“过去五年里,我生了两个孩子,错过了很多好导演的好项目,等再回到职场中时,我的事业已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明明到了一个演员最成熟的状态,但市场上,适合我这个年龄段演员的戏却越来越少。”

       在《送我上青云》中,同样提到了社会中关于“27岁即为大龄剩女”的偏见,这让不少女观众看完分外扎心。

       姚晨忍不住对时光网记者感慨,“今天我们的社会怎么了?为什么我们对人的年龄如此过度迷恋,好像在女性群体里,只有少女才配活着似的?然后其它年龄阶段的女性都被边缘化,甚至被轻视、被误解、被无视。”

       

姚晨主演电视剧《都挺好》

除了年龄压力,还有关于家庭和事业的重重困境。

      2019年,一部大热的电视剧《都挺好》让观众记住了姚晨饰演的苏明玉,也回忆起了关于原生家庭的爱与痛苦。

      很多人认为《都挺好》是一个大团圆式的结局,但姚晨却觉得,它只是个悲伤的现实故事。一直“作天作地”的父亲苏大强,在失忆后才找回了父爱,而女主角苏明玉终于释放出的爱,却再也得不到父亲真实的回应,这就像我们真实的人生,经常和爱与和解擦肩而过,却很少真正得到它们。面对命运的无奈,我们只能笑笑说,“都挺好”。

       

现实主义女性题材电影《找到你》,姚晨、马伊琍主演

在2018年上映的电影《找到你》中,姚晨饰演了律师李捷,她是一位丢了孩子的单身母亲。在电影里她有这样一段台词:“这个时代,对女人要求很高。如果你选择成为一个职业女性,就会有人说你不顾家庭,是个糟糕的母亲。如果选择成为全职妈妈,又有人会说,生儿育女是女人应尽的本分,这不算一份职业。”

       这些年姚晨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你是如何兼顾事业与家庭的?她一直很困惑,为什么同是影视行业从业者,没有人问她先生曹郁这个问题呢?

      “事业和家庭是无法兼顾的。”姚晨直言不讳地在演讲中说,“我一旦拍戏,就要专注投入在角色当中,没法照顾到家庭。可如果让我永远呆在家里不许拍戏,那我也会崩溃。” 

       

《送我上青云》海报

姚晨也曾问过自己千百遍:到底爱不爱表演这个职业?

       “年轻时总说自己热爱表演,其实顶多算喜爱。在认清了这个职业的真相之后,依然对它保持着初恋般的热情,守候在它身旁,这时才有资格说,我真的热爱。当我领悟到这一点,那些绑缚我的枷锁瞬间粉碎了,我重获自由。我想更加主动地去创造角色,这也是我开设电影公司的原因之一。”

       在40岁女演员无戏可演的集体哀叹声中,从《找到你》、《都挺好》到《送我上青云》,姚晨隐约找到了属于她的终极武器——关注女性的价值,不仅仅是社会赋予她们的外在价值,更重要的是她们的内在价值。姚晨愿意为她们勇敢发声,直面爱与欲望,做那个捅破窗户纸的人。

作者:隐饮   编辑:隐饮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会员评论 (22)

发表

本周热读

1

你欠哪部电影一张电影票?

《哈利波特》《复联》等外片内地重映

我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2

影院恢复营业,有哪些新片“存货”?

国产有“唐探3”“夺冠” 进口片有“小妇人”“索尼克”

电影放映行业什么时候能恢复到疫情之前的状态,谁也说不..
3

好莱坞明星都是怎样度过疫情隔离期?

盖尔加朵邀请众星合唱 麦当娜浴缸全裸被喷

疫情当下,好莱坞明星们都是怎样度过这段特殊时光?
4

"居家隔离"时期的电影、美剧海报们

连电影里的角色这段时间都在家呆着

苦中作乐。
5

索菲特纳diss"黄蜂女"冠状病毒言论

"在家待着 别当傻X 我tm不关心你的自由"

对于“黄蜂女”伊万杰琳·莉莉关于冠状病毒疫情的有争议..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