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电影
新闻
新片
热映
排行榜
影评
专题
电影查询
电视
新闻
新剧
热播
排行榜
电视剧查询
人物
新闻
八卦
人物访谈
排行榜
视频
图片
博客
电影电视
明星时尚
文化生活
相册
会员
群组
我的同城
活动
热门话题
群组分类
群组人气榜
游戏
问答游戏
图片评分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专访张静初:揭露封杀、拍网大、“二线演员”真相

《孔雀》是人生转折点,《脱轨时代》其实拍得不差

2019-11-30 08:22:59 来源:Mtime时光网

我对于特别成功或者特别耀眼的时刻,自己是很警惕的,我觉得不真实。
  时光网特稿 很少有女演员像张静初这样,能引发网友集体性惋惜。


  为什么突然提到她?

  今天,她的新片《冰峰暴》上映了。这是自2014年后,她为数不多演女主的电影。片子一般,张静初发挥正常,只是跟当年的巅峰状态比,已物是人非。

《冰峰暴》张静初剧照

  坐在影院里,我总忍不住想,这位曾让无数人羡慕的女星,到底怎么了?

  要知道,2014年之前,张静初还是资源好到爆的大花。

  不信?看看她的履历,豪华到吓人。

  徐克,冯小刚,顾长卫,许鞍华,尔冬升,林超贤,庄文强,麦兆辉,林岭东,等知名导演,她都合作过。

张静初与顾长卫

  刘德华,古天乐,任达华,郭富城,刘青云,吴彦祖,张家辉,谢霆锋,余文乐等银幕男神,她都搭过戏。


  奖项提名,她也不缺。开罗电影节影后傍身,1次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入围,3次提名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曾与郝蕾一起竞争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她曾因出演《玉战士》《尖峰时刻3》《碟中谍5》等多部海外电影,被誉为下一个“国际张”。

  尔冬升说,连张曼玉跟张静初演戏,都要打起精神。鲁豫称赞她:国际影坛觉得她很代表中国现在的电影,代表中国现在的女性。


  但一切好运,貌似都在《唐山大地震》后戛然而止。张静初的身影,逐渐在大导拍摄的电影中消失。反而在惊世烂片《天机·富春山居图》《蜜月酒店杀人事件》中卖力演出,甚至开始接拍网大。

  有人说她被封杀,只好去到国外躲避,无戏可拍。一时间,“导演太太团封杀”,“网大咖”,“没资源”,“二线演员”,成为了她的新标签。

  究竟她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又如何看待自己从《孔雀》到《天机·富春山居图》的落差?

  我们带着疑问,找到了39岁的张静初。对我们的犀利问题,她照单全收。尽管有一些问题,会让她措手不及。


  但这次采访,她没有设限。

  从《孔雀》一鸣惊人,章家瑞御用女主角,《尖峰时刻3》试水好莱坞,到制片作品《脱轨时代》的失利,与《如梦之梦》擦肩而过,拍烂片。那些你所不知道的,你想知道的,我们都问了。

  在将近50分钟的采访中,我们试图找到,所谓的“张静初电影滑坡路”的真相。

  【《演技派》打光问题】

  张静初最近一次引发关注,是因为“打光”问题。

  在综艺《演技派》中,因一出清宫戏“主光是底光”的打光方式,她跟团队产生分歧。张静初不愿意,说了句:“来不了,打坏人(的光)吗这是?”


  于正呛她,审美还停留在《武媚娘传奇》阶段。双方僵持不下,于正只好解释自己就是用这种打光方式,拍完了《延禧攻略》《烈火军校》,后期还会全部再调一遍。并拿秦岚举例,她在拍《延禧攻略》时,也有过同样的困惑。


  虽然事情最终和解,但这则新闻,无疑对女演员是不利的。不管结果如何,都会有人说:“老想着光,老想着美,肯定要重拍。”


打光事件微博评论

  但如果仅用这些词来形容,她在《演技派》上的表现,就太肤浅了。作为表演导师,张静初是来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3期节目下来,她的表现可以用两个词概括:靠谱、负责。

  对不入流的表演,她开门见山:“你没有任何东西,是真情实感迸发出来的,如果你不把这个解决,只能改行。”


  看到发挥失常的表演,她对症下药:“演员最重要的是,感受和接受”。



  为了让演员快速熟悉,她即兴布置作业。男女演员,面对面坐在一起,望着对方。说出对方身上,让你喜欢的特质。1分钟,2分钟,3分钟,两位新人从互不相识,青涩一笑,到开起了玩笑。热身结束,目的达到。

  新人们对这个练习,还有点摸不着头脑,张静初一语道破:“因为眼睛是最能传递情感的东西,可是我们平常都很恐惧,眼神的直接交流,我们演员要做的,就是打通人与人之间的心,所以,这是个很好的练习。”


  但张静初的这些表现,貌似都被“打光”问题给盖过去了。

  对此,她给出了解释:“我不是一个很在意外表的演员,要不然也不会拍《门徒》那样惨得要死的戏。我只是觉得,当美是塑造人物一部分的时候,演员要去争取。

  我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十几年,从没遇过底光是主光的情况,所以演员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因为你说出来了,对方可能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就懂得多一点。 我说出来后,他们说服我了,我说好,我完完全全的交给你们。”
  
  【张静初,是有资格说演技的】

  中戏导演系毕业,第一部演女主的电影《孔雀》,就拿到了柏林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


  《孔雀》中她饰演的“姐姐”高卫红,是张静初演绎生涯中不得不提的一笔亮色。她演活了在压抑年代里,一个胸怀梦想却举步维艰,甚至被梦想反噬的文艺青年。

  用“梦想大于一切”来形容高卫红,一点也不为过。为了练完一首手风琴曲子,她能忽略身后不断噗嗤噗嗤的热水壶。


  这是一个表面看起来文静、淡雅,内心却有一团火的女子。对自己的出身和现状,她不服。她想尽办法,实现做伞兵的梦想,只为在天空感受从未触碰过的自由。

  她拿家里的钱,买了烟和酒,想贿赂相关人员。却不慎碰到,长官与其他女生打情骂俏。绝望的她来到桥上,把酒和烟扔到了河里。


  得知自己无缘伞兵,她把一顶降落伞拴在自行车上,在街道驰骋。这是姐姐对现实呐喊、宣泄的方式。当降落伞在街道升起的一刻,是她接近最梦想的一刻。但讽刺的是,降落伞是幻想,伞上的漏洞,才是她的命运。


  为了摆脱困境,姐姐做了许多无用功。试图嫁给领导司机,改变命运。在小树林里脱裤子,博取男人同情。这些尝试,皆以失败告终。

  人到中年的她,在街道上碰到昔日长官,感叹物是人非,谁也没活成自己心中的模样。在结尾菜市场的戏里,姐姐将全部的悲情和痛楚,托盘而出。直到现在,张静初的这一哭,仍被不少人称作她作为演员的高光时刻。


  有人说她出道即巅峰,她称《孔雀》是自己的人生转折点,没有《孔雀》,现在肯定不可能做演员。

  为了演好姐姐,她花了3个月的时间在学河南话、乒乓球、手风琴,自行车。但她觉得,现在没有这种机会了。

  “《孔雀》剧本特别好,人物很有力量。我们当时,经常一天就拍一场戏,比如说降落伞那场戏,我一天就拍了那一场,工作量特别少,大家在那儿慢慢的雕刻角色和电影。不得不承认,现在这种机会确实没了,我没再遇到。”


  据张静初的博客记载,当年跟《孔雀》到柏林电影节的时候。一下机,焦雄屏就指着街上《SOPHIA SCHOLL》的海报,跟她说:“这个女演员是你目前遇到的唯一也是最大的的劲敌。”

  当年的她,是有份竞争柏林影后的。

《孔雀》剧组亮相柏林电影节

  《孔雀》让张静初成为了文艺片的香饽饽。告别顾长卫,她拍了章家瑞的三部文艺片《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红河》。

  对她来说,这三部电影,都至关重要。第一部,让她首次提名金鸡最佳女主。第二部,让她勇夺开罗电影节影后。第三部,拿下首尔忠武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

  2005年上映的《花腰新娘》,她在里面演了一个活泼开朗的彝族姑娘凤美。这部戏,拓宽了张静初的表演风格,改变了她为人处世的态度。

《花腰新娘》剧照

  “《花腰新娘》的时候,我当时反正也没什么戏拍,就来了。当时我觉得演少数民族蹦来跳去,我说这小花旦不是应该找赵薇、周迅吗?我不适合,我老觉得我是一个青衣,我好像演不了。但我想他敢找我演,那管它合不合适呢,反正我又不亏,我就去了。但是没想到我居然可以演,演得还不错。

  这部戏改变了我一些为人处事的性格,我之前太害羞太紧张了。演完《花腰新娘》,我整个性格都打开了,有点疯疯癫癫,跟神经病一样,还挺好玩的。”

  《花腰新娘》,给她带来了第2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没多久,张静初又拍了2006年上映的《芳香之旅》。跟《孔雀》类似,这也是部有着年代质感,讲述小人物命运翻覆的电影。

《芳香之旅》剧照

  剧情令人心酸:一个花容月貌的女票务员,因心上人被当做流氓发配劳动,而被迫嫁给年长师傅,殊不知对方早已丧失生育能力。张静初又诠释了个万般无奈的女性。

  在《芳香之旅》中,张静初从十几岁一直演到了六十多岁。她形容,这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机会,是自己整个拍戏生涯里,非常难忘的角色。

《芳香之旅》剧照

  直到现在,还经常有人会拿《孔雀》和《芳香之旅》比较。两部电影都在讲束缚年代下,人性的荒诞。不同的是,前者侧重现实的无力感,后者侧重过去的放不下。当我把这个问题,抛给张静初的时候,她的回答跟“压抑”有关。

  “《孔雀》跟我那段时间,很受压抑有关系,因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在一个那么大的剧组,全都是前辈。大家有可能有意在打压我们三个孩子(哥哥、弟弟、姐姐),整个剧组氛围,我们觉得很压抑。我现在觉得,他们可能是在帮助演员进入角色。

  但我想说,这些都是角色后面的力量,所以我相信在生活中经历的,不管是悲伤也好,无力也好,恰恰是我创作的动力。我对于特别成功或者特别耀眼的时刻,自己是很警惕的,我觉得不真实。”

  这种警惕性,可能也是导致她没有继续在好莱坞发展的原因。《红河》进组之前,张静初刚结束《尖峰时刻3》的拍摄。

《尖峰时刻3》剧照

  当时成龙问她,接下来要拍什么?张静初说要回去拍一个特别小成本的电影,大概成本就几百万,演个小傻子。成龙听闻很惊讶,他说你就是个小傻子,你应该留在美国接着发展,毕竟第一部戏基础还不错,但张静初认为想演的角色还是在中国,所以有了现在的《红河》。

  《红河》中的阿桃(张静初 饰),是个儿时因目睹父亲被炸死受到刺激,从而变傻的角色。进组前,张静初观摩了《雨人》《阿甘正传》,还去幼儿园和精神病院学习姿态和神情。

《红河》剧照

  “到现在为止,《红河》是我最满意,也是离我自己最远的角色。当时我愁得要死,这是傻子,怎么演?我不想演得特别概念化,一定要有什么习惯动作,走路往一边歪,那样特别图解。红河那边,每天早上关口会打开一座桥,越南人过来做生意,我们就在那找衣服。戏里所有的衣服,都是我自己找来的,是越南人穿了二三十年的衣服,已经穿的有点透明了。”

  尽管当时,大家都爱拿张静初与章家瑞的绯闻说事。但在我看来,张静初与章家瑞的三次合作,更多是相互成就的关系。张静初给章家瑞的电影,带来新鲜质感。章家瑞成就了张静初的开罗电影节影后。


  回忆章家瑞,张静初言语间充满感激,“我觉得其实他给了我很多的可能性,去塑造我根本够不着,也不敢想的角色。”

  可惜的是,这段合作关系,在《红河》之后,没能继续。

  有没有发现,张静初大多数角色,都带着悲剧色彩?无论是《孔雀》《芳香之旅》还是《红河》,人物的命运永远无法自己掌控,时代洪流把她推向深渊,再逼着她做出选择。而结果,可能是毁灭,也可能是新生。

  这种悲剧色彩,在她转战香港电影圈后,依然存在。尔冬升筹备《门徒》的时候,顾长卫向他推荐了张静初。于是,张静初有了另一个经典角色—吸毒女“阿芬”。

《门徒》张静初剧照

  张静初在《门徒》中的表现,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她瘦了十几斤,出演一个吸毒女,开场就是注射吸毒的画面。为了找准毒瘾发作的生理状态,她用脚趾带动肢体摇晃, 用发抖的手焦急的点燃毒品,表现对毒品的渴望。

  这种悲剧性角色,在许鞍华的《天水围的夜与雾》中,进一步升级。影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张静初演了一个被丈夫残忍杀害的妻子。

  《门徒》和《天水围的夜与雾》的角色,给张静初带来了两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这两个人物,从悲情程度而言,早已超越《孔雀》。甚至观看过程,会产生生理不适。

  为什么对痛苦角色,如此情有独钟?

  她说:“我比较喜欢拍痛苦一点的角色,他们好像比我有力量。虽然都说人生是苦的,因为有生老病死,但我觉得越是在苦难面前,人性的光辉和力量越显,你发现越苦难的地方,越能看到人的力量。不管是《门徒》还是《天水围的夜与雾》中角色,都是天天跟生死擦肩而过的。我觉得他们的力量特别足,他们的生命能量,爆发得非常耀眼。”

《天水围的夜与雾》剧照

  在《门徒》之后,张静初又相继拍了林超贤,庄文强,麦兆辉,林岭东等香港导演的戏。对她来说,跟香港导演拍戏,最大的体会是,他们拍出来的永远比剧本好,这种概率能有80%-90%。

  “香港导演给我最深的体会是,他们拍出来都比剧本好,概率能到80%-90%。我看剧本的时候,觉得文学性没那么强,动作台词也比较类型化。看剧本的时候,就觉得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包括《门徒》的剧本,也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证人》也是,当时看完我觉得从故事来讲,没什么新意,特别类型化。

  但是他们拍出来之后,我就发现特别厉害,因为他们很懂得用镜头语言讲故事,所以都会让我觉得拍出来很好,对于我来说是很好的一课,《无双》也一样。”

  上一次,张静初有出色表演的港片,还就是《无双》。一支事后烟,道出了她得不到爱情,宁愿同归于尽的决绝。影片上映后,#张静初含泪抽烟#还上了热搜。

《无双》剧照

  《无双》让张静初再次提名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有人说“张静初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那我不禁要问,她不出手的这几年,在干嘛?又是因为什么没出手呢?

  【消失的张静初】

  《门徒》宣传期的时候,尔冬升说张静初的表演方法可能有问题。

  “到香港一进入开机状态,张静初就幻想自己的生活不幸福,并把身体的病态带到了生活中。很多演员在拍完一部作品后,都需要看心理医生,我不希望张静初重蹈覆辙,希望她可以用偷懒或者更聪明的方法来演戏。”

来源《北青网》

  尔冬升的意思是,不要太跟自己较劲,否则过于沉浸,会有伤害。

  从张静初的生活经历看,她从小就挺较劲的。小学,一心想练轻功,每天晚上7点-9点,在腿上裹着沙袋跳来跳去。雷打不动坚持了半年,直到邻居忍不住敲门,“怎么每晚那么准时”。


  拍戏之后,她晋升拼命三娘。

  拍《孔雀》,跟国家队学乒乓球,花了好几个月练习发球、扣杀。拍《红河》,跟张家辉在山路翻车,险些摔下悬崖。拍《花腰新娘》,她要潜到3米水下,嘴唇发紫,抖到不行。拍《门徒》,为了演出逼真的死亡状态,直接把街头老鼠放在身上。


  尔冬升担心的问题,或许在2010年《唐山大地震》上映的时候发生了。拍完《唐山大地震》后的二三十天,她没有开怀大笑,或者心情特别轻松。对片中的表演,她并不满意,观众也给了不少差评。

  太跟自己较劲,上了发条联轴转的状态,让她觉得自己干涸了,感觉不到演员的生命力。甚至对当年凭《全城戒备》提名金像奖女配的事,也颇为不解。

来源新浪

  她知道状态出了问题,于是去了纽约,进修充电。纽约的日子,很开心。看看音乐剧,上上课,吸收不同的表演理念。

  但从纽约回来之后,她的事业却进入了瓶颈期。首先,接拍了烂片《天机·富春山居图》和《蜜月酒店杀人事件》。

  “《天机·富春山居图》剧本阶段还好,它有很大的卡斯,当时华哥(刘德华)签了监制协议。我觉得应该还是有保证,没想到最后失控了。

  《蜜月酒店杀人事件》就更诡异,我们签完约之后,才知道张哲洙导演莫名其妙被架空了。最后是制片人来拍,他完全不懂电影,我拍得非常崩溃。但是我从那个时候,学到非常重要的一课,就是当你发现这事不对劲的时候,无论如何要想办法抬脚就走。”

  《天机·富川山居图》在时光网的评分,低到了2.9。而《蜜月酒店杀人事件》的票房,只有760万。

《天机·富春山居图》时光网评分

  2014年,张静初又尝试做起了制片人,跟陆川合作了《脱轨时代》。但没想到,影片也没有什么反响,票房5467万,口碑评价一般般。


  “现在再看《脱轨时代》,其实拍得不差,挺好的。《脱轨时代》的制作过程发生了很多事,我作为制片人,努力帮导演争取场景,保证拍摄条件。到后面,因为很多奇怪的原因,五百连镜头都没办法完成。所以在那样的条件下看《脱轨时代》,我觉得完成的不错。它可能没什么宣发,没有在一个被照顾的环境下上映,没有机会让更多人看到。五百非常懂剪辑,他的节奏感很好,片子也挺幽默的。”

  为了《脱轨时代》,她当时还放弃了出演赖声川《如梦之梦》的机会。

  “《如梦之梦》本来想让我演许晴年轻的部分,就是后来谭卓的角色。但确实因为《脱轨时代》完全脱不开身,根本不可能同时做两件事。 对话剧来说更是不可能,因为它所有的排练时间都是固定的,我如果往后错的话,就会耽误演出,很严重。”

  有一种说法是,商业片消耗了她,烂片反噬了她。

  但不管怎样,没有了好作品,也就意味着没有了关注度。2016年,张静初被爆料接拍网剧《画江湖之不良人》,还不是女一号。瞬间,网友惊呼,她竟已成为“网大咖”“二线演员”。

《画江湖之不良人》张静初造型

  采访中,她跟我透露,拍网大其实是给《脱轨时代》的导演五百帮忙。自己纯客串,就拍了3天,一分钱也没拿。

  “我去帮他三天忙,然后被人说沦为二线演员,去演网剧。我觉得大家要说什么你也拦不住,我想反正后面还有作品啊。当时五百确实是帮忙,我也跟他说,因为是他,所以我愿意演,真的是分文未取,就去帮他拍了三天。在新导演里,我一直都觉得五百在未来,会成为在商业片导演里很受关注的一位。之后,他不是拍了《“大”人物》,我觉得他还是很强的导演。”

  其实,张静初本还有再大火一次的机会。她跟黄海波拍了电视剧《一场爱情》,那时正值黄海波因热播剧《咱们结婚吧》大火的时候。但没多久,黄海波嫖娼事件爆发,《一场爱情》凉到现在。这期间,张静初多在《冲天火》《侠盗联盟》等港片中出演配角,存在感较低。


  直到电影版《三体》宣布张静初担任女主角,大家似乎对她又充满了期待。但祸不单行,福无双至。《三体》因为游族影业的内部纠纷,搁浅至此。


  张静初最近在《花花万物2》中,首度回应了《三体》的进展。她称自己的戏份,已经拍完。剧组有要求补拍,但一直没接到通知。

  从《富春山居图》到《三体》,人们似乎已经习惯“意外”和“烂片”的字眼,出现在这位女演员身上。

  直到《无双》的出现,让她再次上了热搜,提名了影后。人们才反应过来,宝刀未老,只是好片太少。

  【谈被封杀:气到吐血】

  如果张静初不演电影,也未必会发展的不好。大学的时候,她开始拍广告。一年能拍四五十条,广告一会在中央一套播,一会在中央三套播。赚了个脸熟。

  拍广告能赚多少钱呢?她说,当时如果继续读研,自己就可以负担学费。

  在演《孔雀》之前,她已经拍了9部电视剧。大学毕业第一部电视剧,就是海岩编剧,尹力执导的《你的生命如此多情》,起点并不低。而且她基本没有跑组递简历的经历。

《你的生命如此多情》剧照

  在拍胡雪桦的《紫玉金砂》时,有场戏,剧组催促她只把台词说完就行。但张静初还在纠结一个镜头没有调度,那要怎么拍?

《紫玉金砂》剧照

  可能跟电视剧的节奏有关,她觉得自己在电视剧里,演的不好,也不会主动去看。

  但这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她早期的路子,一直很顺。她自己也说,“哪怕是演电视剧的时候,也算是走得顺的。”就算没有《孔雀》,她也不会见得会混得很差。

  当时的她,可能根本想不到,自己的生活会因为一部《孔雀》,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更想不到,因为《天机·富春山居图》和《蜜月杀人酒店事件》,而引发的封杀谣言。谈及这几年的遭遇,张静初用了“无力感”和“运气”这个词。


  “演员能做的很有限,你能做的就是尽量跟导演和对手演员沟通好,把你的角色逻辑捋顺,然后把她演真演实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沟通,也不是所有的沟通都有结果,并不是每一部电影都能够像预期的那样,是有一个好结果的。我觉得可能还是跟个人的运气有点关系,我相信人一生中会有顺风顺水的时候,也会有你觉得万事俱备、东风永远不来的时候,对吧? 但我们能做的只是万事俱备,我相信一定有一天风会来,只是什么时候来,不知道。”

  对于有没有奖项提名,也看的很淡。有提名我还是挺高兴的,但得奖是综合因素,可能跟剧本、提名者有谁,评委的喜好有关。我不会因为一个奖,就觉得自己特别强,或者自己比较弱。

  今年9月份,她在《花花万物2》首度公开回应了,被“导演太太团”封杀一事。“气到吐血,无稽之谈。”


  采访中,她也提到这几年,在低沉和不顺的时刻,自己是怎么克服的。“事情不顺的时候,可能你会无奈,但真正的生活就是这样。这确实让我慢慢敞开胸怀,去拥抱那些不好的东西,接受不顺利的时刻,接受悲伤或者痛苦,因为我觉得那些都将成为可能。 我有时候会跳出来观察我自己,如果是在特别低沉的时刻。当你站出来观察自己时候,会发现好像悲伤离你远去了,当你跳出来的时候,就不会沉浸在无力感中,这是一种解药。”

  当你抗拒一件事的时候,对你来说就越来越严重,你会被它控制。当你接受它、跳出来的时候,你反而可以利用它,不会被它所控。这是人生很奇妙的地方,学会接受和臣服。

  这番话,似乎说明,《唐山大地震》给她造成的困惑,已经被化解和释放了。现在的她,找到了“跳出来”的解药,学会了接受和臣服,可以利用这些黑暗时刻。哪怕是进了不好的组,她也可以转身就走,留一句“不合适”。

  她不会再沉浸于无力感中。她更加豁达了。就像这次采访,没有什么问题,是她不能说的。遮遮掩掩,不如大大方方来的痛快。

  张静初对我说,自己还是喜欢演跟生死擦肩而过的角色。《冰峰暴》是,接下来的《六个凶手》也是。“你发现越苦难的地方,越能看到人性的力量。”

  在《六个凶手》中,她的角色更加虐心。她饰演的女主角,在新婚之夜,发现丈夫竟是强奸自己的罪犯。

来源《南方周末》

  据说,张静初有一场哭戏,拍完3天,眼睛都无法消肿。她说,人一辈子都没有几次那种哭法,而我哭了好几次,感觉像被撕碎了。

  很久没听她说过这样的话了。

  希望,过不了多久,她还能像当年宣传《孔雀》一样,自信的说出那句:“希望大家不会失望。”


作者:良小凉   编辑:良小凉

[ Mtime时光网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关注时光网微信

会员评论 (14)

发表

本周热读

1

50张图!芝加哥再次化身哥谭市!

新"蝙蝠侠"片场照 蝙蝠侠与猫女并肩骑行

这一次,芝加哥又变哥谭市。
2

《金刚川》首日票房破亿曝终极预告

炮火纷飞年代志愿军互托生死

影片再曝“血战到底”版终极预告,以战场上微小个体视角..
3

梦回1999!基努里维斯时隔多年剃平头!

正在柏林拍"黑客帝国4" 胡子刮了脸干净了

刮干净脸的平头基努·里维斯回来了!
4

"地狱男爵"新剧照"千手巨怪"尺度大

暴力美学画面打造到极致的暗黑超级英雄

来看看“千手巨怪”,不能我一个人恶心。
5

华纳母公司承认《信条》票房不如意

重要作品依旧上影院 影视制作恢复七成

华纳承认《信条》票房不如意,但重要作品依旧还是会坚持..

查看更多